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非常抱歉,最近因为工作的原因断了更新。

已经下班了,我现在在车站一边等车一边汇报工作,被蛮不讲理的客户气到浑身发抖。

和人约定好11月开始前必定掉落更新,但以我目前相当负面的心理状态恐怕很难写出轻松愉悦的甜文了。

真的非常抱歉。

涂鸦呀


我也想要一副爆豪色的爆轰耳机……



————————

评论区衣服颜色和嘴角的胶布居然都被猜对出处了。

可怕,我都没提过……

 

CPP作者认证

年底12月的CP23决定去啦!申请一个作者认证方便一点~

 

会发爆轰和方王的无料~新图和领取条件会在展子之前一星期左右公布~条件会比较简单~

之前的爆轰拖鞋图可能会变成,手机绳。【还没确定下来,如果手机绳的话会送同图吧唧】

 

爆轰的新刊不一定来得及,赶不上就下一次的CP出个人合志!这个,随缘~

 

CPP主页地址:http://www.allcpp.cn/u/35818.do

 

方王中秋国庆活动,活动指定主题:破镜重圆


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形式:看似很正经的两页漫画但掩饰不住作者sd思维的本质


story:于是,破镜重圆就是大家一起拼破镜子哈哈哈哈


 


深切慰问主页君 @方王活动专用号✨ 


———————————————


第一次尝试漫画,因为是萌新,所以大佬们多担待,希望你们喜欢!


PS:我认真地贴了网点纸的!【闭嘴】


PPS.常年压线运动员,但本质良好不会咕咕咕

【爆轰|ABO】Waiting In the Nest(R)

【爆轰|ABO】Waiting In the Nest(R)

*更新2018.9.30/10.1/2/4

*中秋国庆爆轰三更(1/3)

*分类R预警,爆A轰O,关键词:筑巢

*迟了不止一个月的送给遊佐的生贺文,我有罪

*喜欢的朋友们能否留下红心和评论?非常感谢_(:3)∠)_

 

外链已修复,如果挂了请随时联系我,之后有空会弄AO3

关于【链接挂了】的评论,我均会在回复【已修复】后删除评论,谢谢大家的提醒。(因为我回复,你就能收到提醒啦)

 

任务意外顺利,爆豪心情甚好,他婉拒了其余英雄询问是否一起吃顿饭的邀约,在买了当地的特产后,马不停蹄地赶回家。

 

这次是机密任务,对外通讯要求全部切断,结束了任务的爆豪终于能从包里翻出关机的手机,开机,看着亮起的屏幕,手指下意识地敲出一串数字,在按通话键之前却犹豫了一下。

 

【得了吧爆豪,有必要那么急吼吼地打电话回去么?】

 

他笑了笑,把手机收回了口袋。

 

“叮咚——叮咚——”

 

爆豪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按着门铃,等了许久却没有人来开门,轰曾经吐槽过爆豪很多次为什么自己明明有钥匙却偏要每次回家都按门铃让他跑出来开,毕竟独栋的房子有时候他还得从后院或者楼上跑过来怪麻烦的,而爆豪一脸理所当然地表示家里有人为什么我要自己开门,实则是实在喜欢轰特地跑出来迎接自己的样子,这种回到家有爱人出来迎接、伴随着屋内温暖的灯光的感觉。

 

不过觉得太耻,爆豪一直没好意思直接和轰说,不过最近轰也不再问这个问题了,爆豪知道这家伙八成是跑去找废久当顾问去了。

 

【这家伙不在家?难道是事务所那边喊他出巡回或者紧急任务么?】

 

爆豪想着,推开虚掩的铁门,从包里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被打开的刹那,对于往常而言过于甜腻的信息素味道一下子冲击了嗅觉,爆豪一愣,在反应过来的瞬间猛地关上门,行李被甩在了玄关,他顺着气味的源头冲上了二楼的卧室。

 

明明是白天,房间的窗帘却被拉得严严实实,整个房间陷入不正常的昏暗,大堆的衣物凌乱地堆在床旁的地板上,堆成了一座小山,爆豪注意到,那些都是自己的衣服,甚至还有在出差前他扔在洗衣篮里的衣服。

 

轰焦冻以一种诡异的姿态陷在大堆的衣物中间,氤氲的双眼、蒸得通红的脸颊、汗湿的刘海黏黏糊糊地贴在额头,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扯掉了,赤裸的双腿从衣堆中露出了一点端倪,被熏红的白皙双腿带着诱人犯罪的魅力。

 

“……焦冻?”

 

不知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还是闻到了自己Alpha的信息素,轰焦冻浑浑噩噩的精神终于开始对外界有所反应,他艰难地从衣堆中爬起,向愣在门口的爆豪发出了求援。

 

“胜己……”

 

 

“诺,行李。”

 

轰将手里拎着的行李包递过去,爆豪接过,看了眼轰。

 

“我这次出去将近一个星期,你这家伙自己一个人没问题吧?”爆豪看着满不在乎的轰,忍不住再次嘱咐道,“刚过发情期,你要记得休息,事务所那边如果来任务,记得量力而行!不要老吃荞麦面,特别是速食的,我不在你定外卖好了,一日三餐都别忘了,吃饭的票据给我留着检查,要是全是荞麦面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手机这星期都要求关机,有事应付不了的你记得打电话找其他人帮忙,废久也行八百万也行上鸣啊切岛啊都可以,不要一个人逞强!”

 

轰没答话。

 

爆豪眉毛一挑,“听到没有!”

 

轰拢了拢外套,一脸无奈,天气还没完全转凉,这是爆豪担心这几天他体质弱强行让他穿上的。

 

“我发现你最近真的越来越能唠叨了……我姐都没那么多话。”

 

爆豪额角跳起一根青筋。

 

“还有,我是个四肢健全的成年人,”轰双手环胸,“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爆豪觉得面前这家伙气死自己的样子和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比起来一点没变,“你要是每次把这些话都听进去了……你以为我很喜欢重复吗?!”

 

前科满满的轰眼神向旁边飘了去。

 

“不许把视线挪开!”

 

轰站在门口目送爆豪离开后,转身回屋,这几天因为比较特殊,事务所给他放了足够的假期,也不用去报道。

 

看完了早间新闻后,轰摸出了还没看完的书,在把当做午饭的外卖荞麦面吃完后,稍微午睡了一会,醒来后觉得实在无聊又不想出门乱逛,于是打算把积了很久的衣服洗了,前段时间任务很忙,后来又是发情期造访,实在是没有空去洗。

 

洗衣篮里装着他和爆豪换下来的脏衣服,洗衣篮的旁边,凌乱地拱着一堆脏床单。

 

轰无言地盯着那堆床单半响,脑海里禁不住闪回一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手指有些无措地扒拉着裤缝的缝线,他摇了摇头,甩去那些影像,然后撸起袖子,把几条床单抱起,一股脑扔进了洗衣机。

 

天气很好,刚好很适合晾晒洗好的东西,晾完床单的轰望着被占满的晾衣杆,叹了口气,看来还有一大堆的衣服得慢慢洗了,不过好歹是给自己找了点事做,否则他也怕自己会闲出病来。

 

积攒的衣服有点多,第二天,当轰正望着洗衣篮思考要不要把衣服分一下类别的时候,手机响了,轰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事务所打来的电话。

 

“喂,我是焦冻……好,我知道了……嗯,多谢关心,我没事……好,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轰瞅了眼已经被打开的洗衣机,默默把盖子盖了回去。

 

 

绿谷和轰喘着粗气看着倒在面前的敌人,确认对方已经失去意识无法再反抗后,才有空伸手拔掉扎在自己身上的小型针头。

 

其实任务并不复杂,警方接到线报说有一个组织最近打算在黑市大量贩卖最新研制的针对AO性别的特殊药物,具体效果未知,但据说还未上市就已经在黑市被炒到了天价,而无论是什么效果,这都明显违反了《药品管理法》。

 

警方和参与任务的英雄们已经将正在交易的双方围剿,却不料有人趁机带着交易的药品使用个性逃跑了,在场的警察立刻联系了附近辖区所有的英雄事务所要求协助,地毯式铺开寻找脱逃的人员,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在休假的轰会被事务所喊回的原因。

 

偶遇敌人的轰按照原本的实力是可以解决的,奈何身体状况极差,个性的掌控根本无法与平日相当,只能暂时拖住敌人,直到增援的绿谷赶到,才把敌人收拾。

 

但还是大意了,被敌人瞄准空档打中了药。

 

“轰君,你没事吧?”绿谷把针头收好,待会可以作为证据。

 

轰摇摇头,将手里的针头交给绿谷,“这种药什么药效知道么?”轰发动个性,左手的火苗和右手的冰雾瞬间冒起,“看来并不是针对个性的,”看到绿谷露出的担忧眼神,轰补充道“我的个性有点不稳定只是身体原因。”

 

“这种药是……”绿谷刚开口就发觉了哪里不对劲,剧烈的运动会提高身体温度、提升信息素的浓度并不假,但是自己现在……

 

原本站在他跟前的轰也察觉到了不对,一下子退出了好远。

 

轰了然,“的确是禁药。”

 

能强制引发他人进入易感期或者发情期的药物,无论针对Alpha还是Omega,这都是法律明令禁止生产流通的。

 

其余增援的人很快到来,一部分医护人员立刻将绿谷隔离带走,一部分则围住了轰。

 

轰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细细地感受身体的反应,他睁开眼,看向关切的医护人员们,“目前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信息素和个性不稳定只是我个人身体关系。”

 

看着一脸淡然的轰,医护人员们点点头,“以防万一,还是请焦冻和我们回去检查一下吧?毕竟这种药我们还不能确定作用。”

 

“好。”

 

检查下来的结果一切正常,并没有绿谷那样陷入强制发情的征兆,信息素的不稳定也被归结于刚度过发情期的关系,轰被医院顺利放行,在去警局向警方阐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忙碌了一天的轰终于回到了他和爆豪的家。

 

轰拿钥匙开了门,站在玄关口望着黑漆漆的室内,想着如果是爆豪跑出来给自己开门该多好。

 

他决定叫个荞麦面外卖犒劳一下自己。

 

 

早上起床的时候,轰觉得有点头晕,四肢有点使不上力气,他量了下体温,发现是低烧,坐在床上拿着体温计发呆的他,不由想起临出门前爆豪对自己罗里吧嗦的一堆嘱咐。

 

上午的时候,医院派了人到家里来询问轰的状况,简单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大碍,可能只是没休息好造成的低烧,好好休息下就会好的。

 

医护人员告诉轰说这是次回访,注射针剂那么久都没有反应,不管是个人体质问题还是药剂的属性问题,应该都不会再对轰产生影响了,但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不适,可以打电话联络医院进行检查。

 

轰看着医护人员收起检查工具,忍不住问道,“绿……我是说英雄木偶的情况怎么样?”

 

医护人员互相看了眼,“根据你的情况,可能这次是针对Alpha的针剂,木偶没有大碍,我们会处理的。”

 

轰松了口气,他想着等爆豪回来后,拎点礼物去拜访一下绿谷好了。

 

由于低烧的关系,胃口缺缺,轰没有再点外卖,自己去厨房用电饭煲熬了一锅简单的白粥,加了点白糖凑合吃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轰才意识到这次的低烧可能不比往日,原本想着躺着休息就好,没想到烧没退下去,反而与愈演愈烈的态势,他挣扎着把昨天的粥重新热了吃了碗,从许久不打开的抽屉里拿了退烧药,在看到退烧药旁边放着的全新的抑制剂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也拿了出来放到了床头。

 

吃完药再次躺下的轰迷迷糊糊地看着天花板,想着爆豪回来肯定又要说他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了。

 

他在半夜被热醒了。

 

轰爬起身开灯,发烧的热度不知道退了没退,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湿了,身上黏糊糊的,睡意朦胧的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出汗了应该就能马上好了,也没在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喝了口水又睡下了。

 

又一股热浪袭来。

 

轰清醒的意识只停留在了这里。

 

 

--BKTD--【石墨文档】

--BKTD--【石墨图片档】

--BKTD--【微博长文】【因为微博图片挂的速度比石墨还快】

 

 

 

爆豪坐在桌旁一言不发,轰坐在他的对面。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就是这样的,这次是我大意了,医院的检查说这可能是个人体质的关系。”轰把刚出的报告放到爆豪面前,“我对这种药物不敏感但是还是会引发效果,所以体现出来的情况就是被延迟了,这种药会让身体在短期内对抑制剂有抗性,所以吃了也没用。彻底的检查也说了这只是引发的药物,并不会对身体有太大的影响,不过原本的周期可能会被打乱……”

 

爆豪看着轰毫无悔意的脸,猛地一拍桌子打断了他的话。

 

“我出门前都说什么了?!”爆豪手指敲着桌子,“量力而行、一日三餐不要荞麦面、找人帮忙,你哪条做到了你说说。”

 

轰说得很理直气壮,但其实有点心虚,“这次是意外事故。”

 

“意外你个头!”爆豪简直要被气死了,“我要是没及时回来怎么办!”

 

轰看着爆豪气到发黑的脸,心想着你不是说五六天就回来了么,我算算时间差不多来着,撑一撑能挺到爆豪回来。不过看着爆豪掌心已经开始冒出的火花,为了眼前这张桌子的使用寿命着想,轰决定把这话吞下去。

 

“抱歉。”

 

熟悉的道歉语句和道歉口吻。

 

看着轰乖乖低头认错的样子,爆豪虽然气得很,但还是决定原谅他,不过他觉得这种情节好像似曾相识,起码在这张桌子边,这类场景发生了不止一次。

 

爆豪叹了口气,低着头的轰忍不住偷偷瞄着他的表情。

 

爆豪起身,从行李中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点心盒,放到了轰的面前。

 

得吧,遇到轰,他认栽了。

 

“诺,礼物。”

 

小插曲:

由于这次意外,爆轰家进行了一次衣服的大清洗。

 

特别是爆豪的衣服,所有的。

 

 

爆轰WIN(Waiting In the Nest )  END

 

 

PS部分:

1.“诺,行李。”和“诺,礼物。”在时间线上,是,首尾呼应哒!

2.WIN这篇好像欺负轰有点狠,特别轰个人那段写着写着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思考着摸下巴】我有罪,请把我抓起来。

2.其实我本来只是想写筑巢,对于筑巢的理解止于A不在身边,O用A的衣服【衣服上有A的气息】把自己围起来像筑个巢穴一样,有安全感。感觉轰埋在衣服堆里挺萌的,然后写着写着就……变味了。【还是我有罪】

3.最近懒癌发作,懈于更新,大家多担待。【证据就在文首此文写的日期,拖了4天……】

4.非常不擅长开车,人生的第五篇,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全文8K左右,车4K左右】

 

【微草中秋放假中】

4000:杰希你看啥呢?月饼吃不吃?

王:好像有人在偷看,还有这个月饼你吃过了我不要。

4000:……

 

————大家中秋快乐!!!————

请大家习惯我配图的都是sd欢乐对话。

我本来只是和朋友聊天,随手画了个老王,想了想然后补了个4000,觉得好玩发给了我方王的亲友。

然后被人押着催着把线勾了色上了。

她姑且满意了,不过警告我下次让他们i穿好点,不要一人一件老头衫……

(╯‵□′)╯︵┻━┻ 什么老头衫!这是短袖T恤好么!你在家还穿绫罗绸缎12件套嘛!

【方王|微小说】银绿色

【方王|微小说】银绿色

*更新2018.9.20/21

*原35主题,20字微小说

*不要在意20字,要不就理解为一句话吧……

*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叙述尽量按时间线来了,最后有梳理,如果还有不清楚可以评论问。

*HP背景,混合同人

 

 

01 Adventure(冒险)

方士谦觉得坐王杰希的飞天扫帚比和打人柳对打更冒险。

 

02 Angst(焦虑)

成为新生级长的王杰希发现方士谦原来是二年级的级长。

 

03 Crackfic(片段)

方士谦和王杰希在贵族宴会上曾经见过一次,但是双方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太好。

 

04 Crime(背德)

方士谦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喜欢王杰希,可方家和王家是敌对关系。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斯莱特林魁地奇赛的胜利关键点,在于抓住金色飞贼的前一刻,方士谦击飞了朝王杰希撞来的游走球。

 

06 Death(死亡)

有人研究魔药是为了远离死亡,方士谦则是为了自己开心,这也是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可怕的地方。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王杰希在水晶球里看见了成年后的自己和方士谦挨着在壁炉旁睡着了。

 

08 Fantasy(幻想)

方士谦在厄里斯魔镜里看到了压着王杰希亲吻的自己,他惊呆了。

 

09 Fetish(恋物癖)

方士谦身上一直有股好闻的魔药味,王杰希悄悄拿自己的围巾和方士谦的对换了,冬天后再也没理由戴了,就挂在了床头。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很久以后在一起的方士谦和王杰希说不清他们哪次算第一次约会,方士谦坚称是一起喝黄油啤酒那次,可王杰希说当时他仅仅只是和方士谦拼个桌。

 

11 Fluff(轻松)

在学校学习对方士谦和王杰希来说,可能是最轻松的事。

 

12 Future Fic(未来)

他会成为方家的族长,他会成为王家的族长,这是已经被既定的未来。

 

13 Horror(惊悚)

格兰芬多学某个姓叶的级长意外发现斯莱特林三四年级的两个级长在瞒着所有人偷偷谈恋爱。

 

14 Humor(幽默)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是个幽默的人,就是讲的笑话太冷了。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方家和王家不对盘众人皆知,不过其他人总觉得方士谦和王杰希他们是不是有私下恩怨,毕竟一上决斗台这两人就莫名有种要干死对方的气势。

 

16 Kinky(变态/怪癖)

王杰希发现方士谦特别喜欢不带耳塞就去抓曼德拉草。

 

17 Parody(仿效)

王杰希也开始研究新魔药。

 

18 Poetry(诗歌/韵文)

方士谦给王杰希写了首情诗,王杰希觉得和流水账没有什么区别。

 

19 Romance(浪漫)

王杰希给方士谦回了首情诗,打开信纸的刹那,文字变成了在半空飞舞的星光,和王杰希眼眸一样的颜色。

 

20 Sci-Fi(科幻)

在看小说的方士谦突然对王杰希说可不可能用魔药做一台机甲,王杰希举起魔杖打算让对方清醒一下。

 

21 Smut(qing色)

高英杰发现王杰希学长脖子上好像被虫咬了,王杰希听了之后,默默戴上了围巾。

 

22 Spiritual(心灵)

方士谦开始着手清理分家的人,手脏了,心也脏了,他不敢告诉王杰希,但其实王杰希什么都知道。

 

23 Suspense(悬念)

看着沙漏里高高堆起的宝石,方士谦和王杰希觉得今年的学院杯没有悬念了。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方士谦拉着王杰希回到十分钟前,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在对方杯子里下的魔药是福灵剂不是催|情药水。

 

25 Tragedy(悲剧)

不知道哪里泄露的,他们谈恋爱的事情被家族知道了,王杰希被关了禁闭。

 

26 Western(西部风格)

方士谦的父亲威胁他不许再和王家的继承人联系,方士谦说如果这样他就跑去西部当牛仔去,去他妈的魔法贵族。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三强争霸赛的舞会邀请,除了女生的,王杰希收到更多的是男生的邀请,甚至是外校的。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方士谦对于络绎不绝来邀请的女生们终于恼火了,抓过王杰希直接说这是他的舞伴。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方士谦闲得无聊问王杰希如果他们不是贵族世家甚至和魔法一点也不沾边会怎样,王杰希说可能两个人打游戏当了电竞选手还拿了几个冠军,方士谦说杰希你可真幽默。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看着方士谦对围上来的莺莺燕燕带着温柔地笑容和她们轻声细语,王杰希就知道方士谦这家伙又找了替身,好让他脱身回去处理家务事。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王梓茜是王杰希的妹妹,她给王杰希写了封信,表示全力支持哥哥的恋情。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看着又一个和自己争夺继承权的分家男性倒下,方士谦盯着对方的尸体,一下子忘了对方叫啥名字。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听着电话那头王杰希的呻吟,方士谦射了出来,但还是不够。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方士谦有块自己的领地,喘息着挂掉电话的瞬间,王杰希就一把抓住了通向领地别墅卧室的门钥匙。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方士谦给王杰希看校内粉红墙里有人写的方王同人,王杰希打开他,让他别分心,好好准备N.E.W.T.(终极巫师等级考试)。

 

 

故事脉络及简单梳理:

1.方士谦和王杰希都属于魔法贵族,世家,敌对关系。方家是魔药世家,方士谦是宗家独子,方家继承人,但分家的人一直蠢蠢欲动要争夺继承权。王杰希是家族长子,确定的继承人,还有一个亲妹妹和一个亲弟弟。

2.方士谦和王杰希进校之前就见过,贵族的宴会上,但印象都不好。

3.新生进校,王杰希成为一年级新生级长,后来看到方士谦才知道比自己大一岁的对方是二年级级长。

4.两人都是斯莱特林魁地奇院队的成员,方士谦是击球手,王杰希是找球手。

5.高英杰比王杰希再小一级,也是斯莱特林的级长。叶修和叶秋都是格兰芬多的。

6.两人谈恋爱的事情被学院里其他不怀好意的人泄露,族长(方士谦的爹)勃然大怒,分家的人开始行动。方士谦让替身待在学校,回到家族里把分家的人清理完了。

7.33、34是电话play,后来直接用了门钥匙【哔——】

8.方士谦早一年毕业,而两人的结局正如王杰希很早之前看到的那样,最后在一起了。

 

 

PS部分:

1.亲友抱怨我最近更新方王一点都不勤快,感谢星空@紫星空shmily 的推荐,让我混更。

2.只是普通地写没有关联的微小说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也写得太快了感觉没啥诚意……所以,想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好让所有的元素结合在一起。【然后深刻地发觉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3.我不会把这个故事完整写出来当连载的,感觉太麻烦了……

 

 

【爆轰】补习事故(幼轰篇)10

【爆轰】补习事故(幼轰篇)10

*更新2018.9.16

*爆轰/轰中心

*其余预警见第一章

*喜欢的朋友们能否留下红心和评论?非常感谢_(:3)∠)_

 

 

♠10

虽然关注感还在,但比一开始那种过度异样的热情来说好了不少,爆豪总算是也能稍微松口气。

 

明天是上课的日子,晚上大家也是消停不少,毕竟早起可是个功夫活,迟到了说不定会被相泽老师毫不留情地扔到走廊罚站。

 

爆豪一向睡得早,被上鸣他们吐槽是意外的“老年人作息”,和他们熬夜是日常,通宵是加餐来说的日子大相径庭,爆豪向来对此不屑一顾,不过现在他照顾轰,连带着轰的作息也跟着爆豪一起改,但轰一下回到了5岁,小孩子早睡的作息倒是意外和爆豪很合得上。

 

洗完澡擦干净身体,轰打着哈欠被套上了干净的睡衣,他揉了揉眼睛看着蹲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的爆豪,踌躇着开口,“胜己,今晚……”

 

爆豪抬眼,猩红色的眼眸望向轰,后者本来就有些紧张,一下子就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似乎对于轰紧张的表现觉得有些好笑,爆豪扯了扯嘴角,然后站起身的时候顺带把轰抱了起来,“你小子的枕头还在我房间里呢。”

 

轰看着爆豪愣了会,良久才反应过来的他开心地搂住了爆豪,小脑袋在颈窝蹭了蹭,“啊,爆豪身上好香。”

 

“沐浴露的味道罢了,”爆豪侧头闻了闻凑过来的轰,“你也是。”

 

“唔……”轰把脑袋搁在爆豪肩膀上,半闭着眼睛,“上鸣哥哥说胜己能从汗腺中分泌带有硝化甘油的汗液,说身上可能有股炸药的味道不太好闻,让我不要老是粘着你……”

 

爆豪心里回味着今天的事,心想着到底是什么时候让上鸣这家伙钻了空子给轰灌输了奇怪的思想。

 

每一步都带着轻微的摇晃感,轰觉得意识有点摇摇欲坠,他完全闭上眼睛,将身体整个都靠在了爆豪的身上,“……可是,我好喜欢胜己呢……”

 

爆豪没有说话,脚步也没有停。

 

轰搂着爆豪的脖子的手渐渐松了劲,呼吸也慢慢变缓变轻。

 

爆豪关上房门,轻手轻脚地将轰抱上床,然后替他盖上被子。

 

看着轰乖巧的睡颜,俯身的爆豪想起了刚才轰说的话,突然觉得血气有点上涌,他无奈地遮住自己的眼睛,被自己强制忽略的心跳声再也无法忽视。

 

【半边混蛋现在就是个5岁的毛头小子,一个小孩子的告白,爆豪胜己你自己到底在激动个什么劲啊……!还有……】

 

爆豪忍不住伸手撩开轰散在脸上的散发,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已经睡着的轰下意识地朝爆豪的方向挪了挪,爆豪掀开被子躺上床,顺手搂过轰,而轰也迷迷糊糊地朝爆豪摸了过来,在抱住爆豪之后,又睡了过去。

 

怀里的温度是真实的,优秀的生物钟正在呼唤着爆豪也一同睡去,在即将断线的意识中,爆豪只有一个想法。

 

【我对轰,到底是……】

 

直到第二天上学,爆豪才发觉自己是低估了人类的好奇心以及喜欢凑热闹的天性,此时此刻他说不上来是不是应该庆幸雄英已经采用了全校寄宿制,才不至于让整个事件愈发发酵流传到校外去。

 

早上他带着轰来上课的情形被人拍了照,并以一个夸张的速度在校园里传播开来。

 

英雄科、帅哥、体育祭的冠亚军……无论戳中哪一个点都是谈资,更不用说全部戳中后引发的巨大效应,配以爆豪牵着轰低头说着什么的照片,瞬间上了雄英论坛当日的八卦头条,标题一个比一个骇人听闻,脑洞一个比一个大,爆豪撑着头听着绿谷在后面哆嗦地念着一条接一条的标题,只觉得太阳穴一个劲跳。

 

在绿谷念到怀疑小小轰是爆豪对于轰怀恨在心,所以不知道从哪里抢来了轰的私生子好对轰加以威胁的时候,爆豪终于爆发了,他转身,右手猛地拍了绿谷的桌子,桌上放着的笔都跳了起来。

 

“有完没完了?!”

 

只是出于下意识的习惯把看到的东西念出来的绿谷这才惊觉,慌慌张张地把手机收起来,“好了好了,我不看……不看了。”

 

轰全然不知,正坐在特意加高的椅子上晃着双腿,他想着爆豪叮嘱过上学都一个样,上课的时候乖乖的别动来动去就好,中午他会带自己一起去饭堂吃饭,下午有战斗训练课,要去专用的场地,到时爆豪也会带着他一起去。

 

轰拿过手边的草莓牛奶,这是爆豪早上特意给他拿来的,他一边喝着,一边觉得爆豪对自己真好,自己真的好喜欢爆豪啊。

 

然后坐在旁边偷看的八百万百就看到轰抱着盒牛奶一脸幸福地喝着,她只是奇怪轰有那么喜欢喝牛奶么?还是草莓味的?看来下次轰生日的时候自己可以准备一箱国外的进口草莓牛奶之类的作为生日礼物。

 

其他班级不太清楚轰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老师们都是被校长和班主任相泽老师打过招呼的,所以走进教室,看到最后一排坐着个小小轰的时候,除了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感外,并没有太过惊讶。

 

5岁的记忆里自然是没有高中课程的相关内容,轰也不是那么爱闹腾的人,他就安安静静地端正坐在那里听着老师上课,也曾试图去理解黑板上到底写的那些公式是什么意思,但知识断层太厉害真的是听不懂,于是过了会坐累了他就趴在桌子上听课,后来实在是太无聊,就玩玩手指,偶尔盯着前面的爆豪的后脑勺发呆。

 

除了午夜老师上课前先冲过来给了轰一个峰田就快羡慕死的熊抱外,并没有什么波澜。

 

大概是看轰实在是太无聊了,八百万百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本儿童读物,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扔到了轰的桌上。

 

轰看到这本封面色彩斑斓的书显然很感兴趣,坐直了身体然后摆到自己面前翻开第一页,顿觉眼前一亮,然后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于是下了课准备带轰去吃饭的爆豪就看到轰认真地盯着那本儿童绘本看得一脸认真。

 

轰又翻了一页,像是感觉到什么,突然抬头,才发现爆豪已经站在了他旁边,也在看那本绘本,“胜己?”他急急忙忙想把绘本合上。

 

“不急,你先看完好了。”

 

轰摇摇头,把绘本合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进抽屉,“绘本可以下午再看,现在我更想和胜己去吃饭。”

 

爆豪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但他依然面不改色地将轰抱起放在地上。

 

“胜己,我想吃荞麦面!”

 

“……怎么还是荞麦面。”爆豪真的不理解那种清汤寡水的冷面有啥好吃的,“中午人多,你别走丢了。”

 

轰如临大敌般严肃地点了点头。

 

轰向来是和绿谷、饭田他们一起吃饭,而爆豪向来和切岛、上鸣一起,于是今天中午的饭搭子队伍一下子变得庞大起来。

 

其实爆豪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就带着轰两个人吃饭,但看到绿谷等人为了谁坐在轰对面和轰另一边的位子上而开始划拳的时候,他深刻地意识到其他人只是找了个借口好过来和轰亲近,或者换一个说法,叫做凑热闹。

 

爆豪觉得这世界真是没救了,不过他的内心深处觉得,理解了他们的自己可能也没救了。

 

结果他们这群人吃午饭的照片,又一次刷新了论坛的头条新闻。

 

 

PS部分:

1.我就是那种洗了澡就要准备睡觉的人……

2.幼轰好坦率啊,爆豪对幼轰,也,好坦率啊……期待一下轰变回来会发生什么好了。

3.幼轰文的简纲上根本就没写要说看绘本和食堂的事,所以某种意义上我也是很不相信每次打开空文档的我的,真的是随心所欲地发挥咳咳咳

 

图上是我和遊佐的冬天拖鞋的图案,你们要吗?

 

没有拖鞋了,图的用色和限制太高了,要不当本子的赠品印吧唧得了。

 


找到了一本只写了4页不到的,以前写随笔句子的本子。

只有9个日期,之前8个日期差不多是连续的,都是12年的8-9月的,然后从12年9月13日,突然就变成了15年5月18日,而且就写了一个问答。

——最可怕莫过于未知,可有什么知道了反而是最可怕的?

 ——死期。

……


我他妈要不是本子的主人,这都可以写灵异故事了……

不过,

也有可能我已经死过了,但是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