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多CP】荣耀国家2队(ABO)9

荣耀国家2队(ABO)9

【简称:荣耀2队,又名:荣耀国家家属队(ABO)】

【方王、喻黄、周翔、韩张、双花、双鬼、林方】

                                    

*更新10.20/10.23

*轻松吐槽向,没啥肉的ABO,写着玩的更新时间不定

*喜欢的可不可以商量给我个赞?谢谢_(:3)∠)_

*搜tag【荣耀2队】可看到所有已更新章节

*方王临时标记章o///O

 

♠9

方士谦朝大家随意打了几个招呼,就拖了个椅子坐到了王杰希旁边,打算以旁观者的姿态围观接下来的训练。

 

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叶修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两张卡,“方神,给。”

 

“啊?”

 

方士谦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账号卡,不明所以,王杰希也没有想到这个发展,忍不住转过身来。

 

“一张是牧师一张是守护天使,至于哪张是哪张,相信我不用说你也认得出来吧?”

 

陪伴了自己整整六个赛季荣耀职业生涯的账号卡怎么会不认识,方士谦挑眉,毫不客气地看向叶修,“我没听说退役好多年的家属还需要提供陪练服务的啊?”

 

他很清楚,以目前的国家队阵容,作为团队唯一治疗的张新杰压力很大,而且平时的团队赛训练中,由于只有一个治疗,训练的效果也不够好,虽然叶修能顶替治疗的位子,但国家电竞局的态度明显是想让他以一个“领队”的姿态来指引整个队伍的发展,于是,作为一个“前治疗”,他就突然被电竞局和俱乐部卖掉了。

 

叶修拿着账号卡在他面前又晃了两下,方士谦叹了口气无奈地接过,“事先声明,一个退役三年的人出错很正常的啊。”

 

叶修笑了笑,“我们对陪练的一向很宽容。”

 

方士谦琢磨着这话是说得没错,但怎么感觉老想把叶修揍一顿。

 

王杰希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垃圾话,无视掉。”

 

于是下午临时改成了团队赛的训练,虽然退役之后方士谦也基本天天上线玩一会儿,但是一下子切换成职业级的程度还是感受到了相当的吃力。

 

“没想到有一天也会从你嘴里听到‘岁月不饶人’这个词。”晚饭的时候,王杰希听着方士谦的感慨不由评论道。

 

“我这叫有自知之明。”

 

“对了,晚饭吃完有事找你。”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

 

王杰希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看似自然地夹起一块西兰花填进嘴里,“到时你自然会知道。”

 

伴随着猜想,晚饭过后方士谦跟着王杰希回到了寝室,行李之前被方士谦草草地扔在床边,正在方士谦考虑是不是可以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听王杰希说事的时候,就见王杰希仔细地拉上了窗帘,然后回到门口,把灯给关了。

 

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方士谦知道是什么事了。

 

的确是相当重要的事。

 

“我以为会是我先提出这事的。”方士谦朝着黑暗中的人影笑了笑,“本来还在想该怎么开口。”

 

悉悉索索的声响,随后是外套落地的声音,“少废话。”

 

房间内弥漫开来一股淡淡的清茶香,方士谦收起了微笑,眼睛轻轻地眯了起来,眼眸的深处渐渐燃起了一簇火花。

 

危险的气息。

 

骤然爆发开来的薰衣草味信息素如同狂风暴雨般席卷了王杰希,所有的想法瞬间消失,脑中猛地一片空白,难以抵挡的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像是能远离对方就能获得些许喘息的机会一般。Omega敏感的感官能让他清晰感受到自己的信息素像是被对方追逐的猎物一般被逼到角落包围了起来,自己的周身充斥着对方极具侵略意图的信息素,不由得让整个人都战栗起来。

 

本能已经拉起了警报,在脑中疯狂作响。

 

理智告诉他这是自己的选择,他不仅不应该退后,反而应该淡然自若地主动迎上去。

 

听到方士谦缓慢沉稳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王杰希觉得自己刚才的镇静淡定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若不是理智在身,他想他可能顺应本能早就夺路而逃。

 

方士谦走到王杰希身前,感受到对方的僵硬,微微收起了富有侵略气息的信息素,给了对方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

 

“别紧张。”

 

王杰希靠在方士谦的肩上沉默着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满满都是对方薰衣草的味道。

 

有多久没闻到这个味道了?他不禁在心里问。

 

想起来那年方士谦老找他茬的时候经常能隐隐闻到薰衣草的味道,以目前的态势来看,当年方士谦还是相当克制了啊。

 

想到这里,王杰希笑了一下。

 

“还有闲心笑?”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回过神,腰间猛地一紧,被方士谦轻轻松松拦腰扛起,随后扔上了床。

 

后背撞上柔软的床铺并不疼痛,主要是吓了一跳,王杰希没忍住直接爆了粗口。

 

“方士谦你……!”

 

方士谦捂住王杰希的嘴,把他压回床铺,“小队长你省点力气留着待会用吧,初次标记比较耗时间,而且会有点难受。”

 

王杰希瞪了一眼方士谦,方士谦觉得真是该死的好看。

 

王杰希拍了拍方士谦捂住自己嘴的手示意他松开,然后没有再说话,自觉翻过身去,将自己洁白的后颈展示在方士谦的面前。

 

“忍一下。”

 

方士谦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咬上了王杰希的后颈。

 

刺破腺体的轻微疼痛感之后,一阵阵难以言喻的酸麻感泛了上来,王杰希呜咽了一声,忍不住想向后仰身,却硬生生被方士谦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薰衣草味的信息素并不像它的香味一般令人放松,在此时,更像是一个无形的侵略者,和着他的主人一起逼迫王杰希乖乖就范。

 

标记是一场Alpha对Omega的侵略战争,是占有,是弱肉强食。

 

被灌入的Alpha信息素横冲直撞地在身体里游走着,原本清茶香味的信息素被压到了极致,四肢逐渐酸软得使不上力气,王杰希被方士谦压着趴在床上,冷汗浸湿了刘海,他无力地歪着头喘着气,视野的边角能看见方士谦一缕荡下来的头发,他却连抬手去揪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唔……”偶尔会有没忍住的呻吟从嘴边漏了出来。

 

方士谦心疼地揉了揉王杰希的头发。

 

当方士谦松开他的时候,王杰希感觉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像失了神一般又过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全身根本使不上力,王杰希也懒得动,瞥了眼坐在床边看着他的方士谦,“……好了?”

 

出声的时候才惊觉自己的嗓子有点哑了。

 

“嗯,初次标记会有点难受,以后只要在没有完全淡化的时候补一下就可以了。”方士谦将王杰希调整成脸向上躺着的姿势,“我帮你洗个澡,以及……”方士谦的视线微微下移,“处理一点小问题?”

 

王杰希自然知道对方说的什么,不过他现在整个人都不想动,懒得和方士谦计较。

 

“只是生理现象,不用处理。”

 

至于洗澡,介于他现在别说站了连坐都坐不起来,他也不想一身汗脏兮兮地睡觉,以及……

训练营期间他们这些训练生都是澡堂洗的,北方的澡堂大家早就互相见过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方士谦笑了笑没说话,弯下腰打横抱起王杰希朝房间自带的小浴室走去。

 

怀抱着的人染上了自己的气味,方士谦的心情说不出得好。

 

至于接下来的洗澡过程以及小问题有没有解决?

 

王杰希表示不想回忆并且给了方士谦脑袋一下。

 

 

奇怪的小剧场:

如果房间隔音隔味不好并且王杰希喊得特别大声的话……?

【注意:方神随老王住O的宿舍区,黄少搬去和喻队住了,目前双花、韩张、林方、孙翔住在那里】

 

【方士谦一口咬上】

王杰希:嗷!!!!!

【本来就隐隐闻到信息素味道的众人在听到声音后……】

 

张新杰:【忽的从床上坐起】让不让人睡觉了!

韩文清:【递过耳塞】

 

兴奋的张佳乐和兴奋的方锐在走廊上遇到了,两个人一路小跑跑向王杰希的房间。

孙哲平出现,大手一撸直接将张佳乐拖回了房间。

林敬言:还是别去了吧,打扰别人不好。

方锐:【皱着眉看了林敬言半响】好吧,这次就听老林你的好了,我们回房间。

 

孙翔偷偷摸摸地摸出门,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他悄悄溜到王杰希房间门口,还没来得及偷听,只听门内王杰希又是一声惨叫,把孙翔脸都吓白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孙翔一看到周泽楷就掉头拔腿就跑。

周泽楷:???

孙翔短期内患上了由于害怕被标记引起的周泽楷恐惧症。

所以一切的一切还是王杰希不好。

王杰希:???

 

 

PS部分:

1.所以说方神和老王的信息素味道用了我做的香片的味道【其实是我懒得再想了】

2.本来想让方神温柔点公主抱把老王抱床上的。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扛了……就变扔了……

3.论一个好的A是需要有足够的自控力。

4.不是肉,但我莫名的有点写得自己都不太好意思……话说数了数,从第一次写文开始算,已经10年了……?【你一篇中长文就要拖个一两三年亏你有脸说】10年就写过3篇肉的家伙,我觉得我还是自尽好了。【但我很骄傲地说我不是拉灯党!】

5.小剧场最后是这个意思:所以一切的一切还是王杰希不好。【都怪他叫得太大声】

6.十区最近有个活动,如果是写手的话,活动期间写满10W字有礼包。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感觉有动力日更了。

7.这篇爆字数了,但写得很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