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爆轰】补习事故(幼轰篇)9

【爆轰】补习事故(幼轰篇)9

*更新2018.9.3/9.6/9.7

*爆轰/轰中心

*其余预警见第一章

*喜欢的朋友们能否留下红心和评论?非常感谢_(:3)∠)_

 

 

♠9

在爆豪终于忍无可忍爆发把大家镇住之后,终于是度过了一个安稳的上午。

 

“轰,待会吃完饭后换身衣服,然后和我去趟校医务室做下检查。”爆豪头也不回地把刚写好的作业扔给切岛他们作为“参考”,嘱咐一旁正在搂着兔子发呆的轰,“听到了么?”

 

轰的心思全在怀里的小兔子身上,他一边摸着兔子柔软的皮毛,一边漫不经心地答应着。

 

爆豪也没生气,撑着头看着专心摸兔子的轰,觉得常话说得不错,小动物果然是最受女孩子和小孩子喜欢的,原本见过轰冬美回来后,轰还有点不知所措,然后向来不多嘴的行动派口田直接从自己房间抱来了一只小兔子塞进了轰怀里。

 

先不论爆豪对于口田的房间里居然有兔子的疑惑,他只是深刻地觉得由自己来照看轰是不是真的有点问题?

 

他从来没照顾过啊!他在家里也是独子啊!

 

注意到爆豪看着自己发呆,轰看了看爆豪,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小兔子,他双手托着兔子给爆豪,“胜己也想摸摸吗?”

 

爆豪一下子回神,看着轰有些不舍又拱手让出的小表情,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将早上梳好的头发弄乱,“你自己抱着吧。”

 

吃完午饭,无视绿谷等人想要陪同的关心,爆豪只想带着轰赶紧换完衣服,去校医务室检查确定是否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虽然老师说个性的效果仅仅是幼化,但是爆豪很清楚,一时的个性测试有时候并不全面,就像有人在一开始的测试中判定为是从身体中提取水分进行运用,但在后来的测试中才发现是从空气中收集水分子来使用,对于个性判定的些微差异,可能会是完全不一样的过程和结果。

 

而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轰冬美到底送了什么衣服过来……

 

爆豪把衣服从袋子里倒到床上,然后,一条粉色的小裙子落在了衣服的最上面。

 

爆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一下子停滞了。

 

他拎起那条粉色的小裙子,看向了坐在床沿边的轰。

 

轰似乎察觉到什么,警觉地往旁边挪了挪,“胜己,那是女孩子才穿的。”

 

莫名被当做坏人的爆豪脑门上炸开个十字,“我当然知道!”

 

轰看着爆豪气呼呼地把裙子扔到一边,然后看他收拾床上的乱糟糟堆着的衣服,他凑过去看,发现有张纸条压在了裤子底下,轰抽出纸条递给捏着一条连裤袜一脸匪夷所思的爆豪,后者接过,看到上面轰冬美的留言,才明白对方是因为轰炎司根本没来得及和她说清,所以她只好把男孩女孩的衣服都准备了下。

 

爆豪把纸条随手塞进口袋,才突然意识到口袋里被自己刚才塞了别的东西,他看了眼正在好奇打量各种衣服的轰,默不作声地将口袋里之前被他扔在大厅茶几上的猫耳头饰放进书桌的抽屉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经过茶几时鬼使神差地将这东西带了回来。

 

“胜己?”

 

轰抬头,看着爆豪一脸奇怪表情双手背在身后站在书桌前,很疑惑。

 

“没什么,我把别的不适合的衣服都扔回袋子里去了。”爆豪走到床边,坐下,床沿往下凹陷了一块,轰身体一沉差点从床边跌坐下来,他干脆甩了拖鞋直接爬到了床上坐着。

 

“随便穿两件,还是你自己挑?”

 

轰左手翻翻一件T恤,右手翻翻一条裤子,爆豪好笑地看着轰一脸纠结拿不定主意的样子,良久,轰像是放弃了,“胜己随便拿两件吧。”

 

爆豪随手拿了件白色圆领T恤、一条牛仔长裤以及一件淡蓝色外套扔给轰,轰把一股脑罩在自己头上的衣服扒拉下来,然后吭哧吭哧开始换。

 

爆豪绝对不会承认,那件淡蓝色外套绝对是私心所指,因为他前面注意到,衣服的帽兜上面,有一对小小的猫耳。

 

他深刻地觉得自己真是被班里那群人带坏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真不是空穴来风。

 

爆豪看着轰换好衣服,跳下床有些烦恼看着略长的裤腿,爆豪没说什么,只是蹲下身,耐心地将过长的部分卷起。

 

“好了,走吧。”

 

下午的检查一切顺利,在对身体机能进行了全方位的查看后,治愈女郎表示暂时没有发现对身体有伤害,虽然很好奇为什么身体幼化后连记忆也会幼化的原因,但个性说到底本来就是不讲理的东西,再怎么疑惑也没用。

 

治愈女郎看了看乖乖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的乖宝宝轰,又看了看靠在门框边一言不发的爆豪,敲了敲手里的记录板,“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能怠慢。爆豪同学,等轰同学恢复之后,你记得提醒他再来这里检查。”

 

爆豪虽然是个一向说话不客气的主,但对待值得尊敬的长辈还是态度很好的,“知道了,谢谢老师。”

 

轰其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也跟着爆豪一起道谢,“谢谢老师。”配合着天真纯洁的笑容,治愈女郎突然觉得心里一紧,她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两粒水果糖放到轰的手心,轰看着手里的糖,一下子握住了。

 

回去的路上,轰一直把玩着两颗糖,开心得不行。

 

“两颗糖而已,你小子就那么高兴。”

 

轰小心翼翼地剥开一颗糖塞进嘴里,然后把剩下的另一颗塞到爆豪手里,“因为父亲不太喜欢我们接触这种东西,不过妈妈会偷偷给我们买糖吃!”

 

爆豪一愣,在遇到关于轰的家庭的问题上,他一直都有种说不出话来但又有点胸闷的感觉,憋得难受。

 

“我这颗是草莓味的。胜己的呢?”

 

爆豪看了看手里的糖,由于被轰来来回回摸个不停,原本平整的糖纸有点皱,他本身更偏好辣味的食物,对于糖果类向来不是很感冒。

 

爆豪看了眼轰,没有犹豫地拆开包装,将浑圆的糖块扔进嘴里,腮帮子鼓起了一块,用舌尖舔了舔。

 

“柑橘味的。”

 

好甜。

 

高中生总是有大把的精力,双休日也没有闲着,没有实习活动也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闲下来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女生们大都坐在大厅里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男生大都闲不住,出去锻炼的是大多数,而对作业头大的,只好乖乖继续写,乐于帮人的八百万则很愿意帮他们一把,耐心地和他们分析题目。

 

切岛刚进行完肌肉训练,正好在宿舍门口碰上了跑步回来的绿谷,双休日的浴室全天开放,一身汗的两人打算洗个澡再休息会,两个人说说笑笑地从门口进屋,然后看到大厅另一边的沙发上,爆豪一个人背对着大家坐在那边,从绿谷他们的角度来看,只能看见爆豪的后脑勺。

 

“爆……”

 

切岛挥着手还没拔把名字念完,爆豪就侧头比了个禁声的手势,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切岛还是立刻收声了。

 

爆豪见状,什么都没说,转过头继续看手里的书。

 

切岛还想着这暴脾气的老兄怎么今天那么好说话的感觉,才看到绿谷已经绕到了爆豪的前面,一脸兴奋地招呼着切岛过去。

 

等走近了才发现,爆豪是脚踩在茶几上半躺在沙发上看书的,而轰整个人就这么趴在爆豪身上,睡着了。

 

午后的大厅,相对安静的一角,伴随着暖暖的阳光,的确让人心生困意。

 

察觉到对面绿谷和切岛盯着趴在自己腹部睡觉的轰迟迟不离去,爆豪单手举起手里的书,凌厉的目光瞪着面前这两个根本没读懂气氛的人,无声说了一句话,随即空出的手在脖子上狠狠一抹。

 

绿谷忍不住浑身一抖,他赶紧半拉半拽着将并没把爆豪的威胁放在心上的切岛带离。

 

“诶,你说爆豪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啊呀,切岛君你别说了啦,让小胜和轰君就这么待着吧。”他忍不住碎碎念,“我说平时女生们都在沙发这儿聊天的,今天怎么都在饭厅,原来是这样啊……”

 

兴许是被这动静惊扰,轰有些不安地挪了挪身体,蹭了蹭爆豪,在确认没问题后,张开双手重新抱住爆豪,继续睡了过去。

 

爆豪看着轰的睡颜挑了挑眉,将书本下移,继续看了起来。

 

 

PS部分:

1.从9.6写到9.7,姑且也是在睡觉前更新了……

2.然后我意识到这才是轰轰变小后的第二天,然后现在是第九章了,emmmm我对于自己几章才能完结,非常的不信任……

3,我现在都说不清,是我羡慕轰可以趴在爆豪身上睡觉,还是羡慕爆豪有只轰宝宝趴在他身上睡觉……妈耶我好像都羡慕,而且我还羡慕能看到这一幕的绿谷和切岛……【45度惆怅】


几乎是接近凌晨3点的更新,还秒点赞……说实话你们把我吓到了,都不睡觉的吗?!!


 

评论(17)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