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38

反转的最佳搭档38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5.21更新

*过渡章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38

生田斗真睁眼醒过来的时候,先看见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头很疼,脑袋有些放空,他正在疑惑现在是什么情况,就看到一张脸凑了过来。

 

小栗旬在生田斗真眼睫毛颤了两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把一直握在手里的对方的手紧了紧,然后放到脸颊边蹭了蹭,接着看到生田斗真清醒过来,将目光慢慢转向他。

 

“……谁?”

 

“斗真,是我,小栗旬。”小栗旬看着对方皱眉想要起身,立马出手阻止。

 

大脑发出了指令,但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生田斗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手指只有轻微的动作,他有些困惑而不解,迷茫地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询问地看着小栗旬,生田斗真皱眉。

 

小栗旬帮忙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斗真,你的精神体受到了损伤,短期内会有记忆丧失和无法完全控制身体的情况。”他摸了摸对方有些长长的头发,“不用担心,这段时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现在在睡会吧,等你恢复了一点我慢慢和你说。”

 

生田斗真看着眼前的人,虽然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这人和自己的关系,但是对方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生田斗真乖巧地点点头,闭上眼睛休息。

 

小栗旬守在床边,看着生田斗真渐渐入睡,恬静的睡容就像个孩子一样。

 

过了一会儿,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小栗旬看了看生田斗真,轻手轻脚地走出病房,然后关上了门。

 

“哟,旬,斗真怎么样了?”

 

小栗旬靠在墙上,单手插兜,“陆陆续续醒了一会儿,不过还没恢复过来,医师说等他醒过来可以想起点事情的时候再正式开始复健。”

 

“利达倒是前几天就醒过来了,经过这几天复健已经好很多了,医师说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没有问题,不过,因为这次强行进阶的缘故,以后就再也没有进阶的可能了……不过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没有斗真的话,利达就完全会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松本润叹了口气,“希望斗真早点好起来吧,利达还说准备了礼物等他回来要亲自道谢呢。”

 

“你就光说他们了,你怎么样?现在还能淡定地打电话问我情况,看来还不算太差咯?”

 

“毕竟这次任务搞成这样,中央塔也承认了部分错误,不过我们还是违反了规定擅自插手了别人的任务,介于结果不错,就将功赎罪口头通报批评了下。我塔这边的话,救的是利达和斗真,所以就轻罚了,关我两星期禁闭不准出塔。你呢?”

 

“我这次可摊上大麻烦了,不过塔长器重我,就罚了我点钱,关我一个月禁闭,不过他说既然关哪都是关,就让我干脆把斗真照顾好再回去。”

 

“你听到这种处罚绝对是在偷笑吧?”松本润调侃道,“照顾斗真的惩罚?这绝对是对你的奖励吧。”

 

小栗旬摸了摸嘴角,的确有个上翘的弧度,他有些尴尬地揉了揉,“……对斗真的感情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

 

“旬,我不是瞎子,也不是情感迟钝……总而言之,你就好好照顾斗真吧,我们待他一直都像弟弟一样,自然也不希望他有任何的闪失。”

 

“放心,交给我吧。”

 

……

 

又过了两三天,醒过来的生田斗真终于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他在小栗旬的搀扶下坐起身,小栗旬贴心地又拿了一个枕头塞在他背后当靠垫。

 

“斗真……”

 

生田斗真做了个手势制止了对方,“旬,等等,让我先把事情想一想。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小栗旬点点头。

 

“这里是?”

 

“中央塔的向导区病房。”

 

“中央塔?为什么不是我的塔?”

 

“你之前的任务受到的损伤是属于向导类的精神体损伤,杰尼斯塔只有针对哨兵的治疗,所以你在中央塔接受治疗,同理,大野智回的杰尼斯塔接受治疗。”

 

生田斗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慢慢地曲起腿,变成了他一贯喜欢的抱腿坐姿,小栗旬把滑落的被子拉上去盖好他的腿。

 

“唔……那个任务啊,差不多都想起来了,没想到变成了这样的结局。”生田斗真回想起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像做梦一般有些不真实,“小大怎么样了?还有你把你和润怎么会来的事解释一下?”

 

小栗旬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生田斗真,后者听完后有些失落。

 

“小大以后不能进阶了啊……”

 

【果然还是我能力不够吧……还让那么多人担心我……】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小栗旬安慰地拍了拍生田斗真的肩膀,“现在的任务是你放下心好好恢复,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你意识还不是很清楚的这段时间,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看你,大家都很关心你,早点好起来吧。”

 

“大家?”生田斗真朝着小栗旬乐呵,“再关心都没有旬你那么关心吧,虽然意识不是很清楚,但醒过来的时候印象里你总是在旁边。怎么办呢,光说谢谢好像还不足以表达。”

 

小栗旬调笑道,“要不以身相许?”

 

生田斗真眯着眼看着他,“如果是旬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认真考虑考虑哦。”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不由自主地同时笑了起来,小栗旬掰过生田斗真的肩膀,生田斗真害羞地眨眨眼,凑过去在对方的嘴角啄了一下。

 

“哎哟我的眼睛,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

 

突然响起一声惊呼。

 

生田斗真第一反应就是急急忙忙地推开小栗旬,而后两人一致地看向门口。

 

萱岛大树正抬着右手遮住眼睛,然后中指和无名指慢慢分开,透过指缝看向两人,随后挥了挥手,“哟~好久不见~我猜这时候也该差不多能恢复一些了,就偷偷溜过来了~”

 

生田斗真愣愣地盯着萱岛大树,皱着眉头思索着面前这人是谁。

 

萱岛大树慢悠悠地走到床边,“不急不急,慢慢想。”

 

生田斗真嘟着嘴在那里摇头晃脑地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了,他兴奋地一个探身抱住了萱岛大树,“大树!”

 

萱岛大树轻轻拍了拍友人的背,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在安慰小孩子的错觉。

 

“咳咳,斗真你还需要好好休息。”小栗旬淡然地插进去,把两人分开。

 

【斗真,小栗旬这可也太会能吃醋了吧。】

 

生田斗真看向萱岛大树,不知道对方的这条精神讯息什么意思,萱岛大树带着坏笑眨了下眼。

 

“山本裕典,你果然在这里。”

 

萱岛大树浑身一震,他苦着脸看向站在门口抱着双臂的蝶野真一,干笑两声。

 

“蝶野老师?”

 

“芹泽先生,我也来看你了!”咲田诗织从蝶野真一的背后冒了出来,右手拿着一捧花,她接着又举起了左手的水果篮,“慰问品!”

 

咲田诗织一溜小跑进来,把水果篮放在桌上,小栗旬很自然地接过花,然后摆在了床头柜的玻璃花瓶里。

 

“非常抱歉!”咲田诗织一个深鞠躬,幅度超过了九十度,“真的非常抱歉!我那么没用,才会让芹泽先生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她微微仰起脸,“以后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请随意支使我!”

 

生田斗真清醒的消息也不知道是怎么莫名散播出去的,很多以前有点交情的人都过来探望了,每当看见一个人生田斗真就能自然地多想起点什么,也算是有助于恢复。

 

小栗旬站在一旁,看着那一大群好多自己还不认识的人熟络地围着生田斗真说这说那,相当郁闷。

 

“花泽类,你现在的表情就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一样,一个人生闷气的样子有点好笑。”

 

小栗旬回头,井上真央向他吐了吐舌头。

 

蝶野真一抱胸站在门口,脚尖不满地一下下踏着地板,额角的青筋越跳越大,终于忍不住的他大吼一声。

 

“全都给我该回哪里回哪里!这里是病房不是聚会现场!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吵闹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小心翼翼地瞅了眼脸色发青的蝶野真一,用眼神和手势向生田斗真打了声招呼,就乖乖回去了。

 

蝶野真一看着还待在病床旁的小栗旬,手指了指。

 

“你也出去!”

 

PS部分:

1.小大虽然以后没法再进阶了,不过本来进阶就是说不清的东西,而且这次能保下来已经是超出预料的好结果了。

2.番茄为了保小大,当时的确是豁出一切去的,或许也可以说,正是这份友雄没有的勇气产生了奇迹,但番茄的确是能力不足,而且本来就有危险,所以他的精神体受到了重创,严重到刚开始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连身体都控制不了。

3.为什么说感谢不够之后番茄会去亲栗子,大家还记得,《花君》最后,栗子问番茄要的谢礼就是一个吻,当然番茄脸皮薄,现在能主动亲下就不错了。

4.斗真还不会传精神讯息,那是向导才会的。

5.向导是非常稀少的人才,中央塔聚集了很多向导,是所有塔里最多的。【毕竟中央塔是最主要的塔嘛,从各个塔收集顶尖的人才什么的】

6.等级很说明问题哦,蝶野真一双A向导又是前辈,说话是很有份量的。

7.栗子现实生活中的事务所所长待他很好的,有段时间,栗子在学校里人的唆使下,去理了个莫西干头,还把眉毛剃了【是弄完发现一边眉毛不小心剃了,于是干脆都剃了】,导致那段时间完全接不了工作,所长也没多责怪,只是觉得栗子很有个性,年轻人嘛,还挺欣赏他。由此可见所长的确很好。

8.哎哟,这章我写的时候虽然很困,可不知道为什么挺欢乐的。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