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39

反转的最佳搭档39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5.22更新

*过渡章,番茄养伤期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39

蝶野真一说要给生田斗真做个简单的精神检查,不想有“不相干人士”打扰,于是把小栗旬也从病房轰了出去。

 

躲在门口没有离开的萱岛大树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嘲笑,小栗旬皱着眉抱着手靠在墙上,任由旁边的人笑。

 

“小栗旬,不,还是喊你佐野比较顺口。”笑完了的萱岛大树看向小栗旬,“这次的事情虽然没有对外公布,不过中央塔内部私下倒是都传开来了,不得不说,我真的很佩服你。”

 

“你现在在中央塔工作?”

 

“嗯,樱咲学院结束后一周左右吧,我受到了调配的通知。”萱岛大树想了想,“是蝶野先生向塔提出的……”

 

“某种意义上的升职呢,恭喜。”

 

“哈哈哈……”萱岛大树无奈地干笑两声。

 

【蝶野真一虽然和上面说的是“不能放过那么好的人才”,私下却和我说“不想让你那么危险的人在掌控范围之外”……那时候的谈话,真的彻底让那么一号难缠的人物彻底盯上我了呢……】

 

病房内,蝶野真一自己给生田斗真进行了简单的精神扫描。

 

“这次的精神体损伤相当严重,你要好好注意,目前还不知道会不会对之后有什么影响,这类的损害之前基本都没有出现过,如果你有任何不适的情况都要和医师说,知道么?”

 

“蝶野老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蝶野真一看着委屈地看着他的生田斗真,皱眉,“虽然和你接触不多,但也能感觉到你是哪一类人。有病有痛有困难说出来,这次如果小栗旬他们没去的话,你基本就和那个咲田诗织还有那个什么大野智全部死那里了懂不懂!”

 

生田斗真弱弱声反驳,“因为会违反规定啊……”

 

蝶野真一被噎了一下,可他越想越气,从兜里拿出本本子,“唰唰刷”写了点什么,然后撕下来给了生田斗真,生田斗真接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明显就是手机号码。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虽然作为中央塔的人我不该这么说,但上面有时候也实在太死板了。这是我电话,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

 

“蝶野老师……”生田斗真看向蝶野真一,有点感动。

 

蝶野真一别扭的换了个坐姿,“我只是不想你们死得比我还早而已!所以你们都给我好好活着!”他停顿了一下,看向关上的房门,“佐野泉!萱岛大树!你们两个在门外听够了没有?”

 

门打开了一条缝,萱岛大树探过头来,“我们只是关心而已。”

 

“山本裕典,你好像还有两份报告没有交给我吧。”

 

萱岛大树少女状捂脸,“我错了,我这就去写……”

 

生田斗真看着这一幕,笑出声来。

 

……

 

小栗旬把带来的咖喱饭放在床上支起的小饭桌上,生田斗真拿过勺子,打开盖子自己开始吃起来。

 

经过几天的慢慢休养,生田斗真已经能自己进行日常的行动了,不过小栗旬还是相当怀念刚开始对方只能被自己喂一口吃一口的状态。

 

被人盯着吃饭的感觉实在太奇怪,生田斗真觉得自己快连勺子都不敢提起来了,他看向一旁随意地靠坐在椅子上的小栗旬。

 

“……干嘛盯着我吃饭?”

 

小栗旬赶快收起自己的念头,找借口,“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你不是吃过了么?”生田斗真看了看小栗旬,又看了看自己热腾腾的咖喱饭,他想了想,用勺子舀起一口,递过去,“尝一口么?”

 

他还没来得及问“是不是介意用一个勺子”,小栗旬丝毫不犹豫地一张口就吃掉了。

 

“好吃。”小栗旬点点头,他看着生田斗真,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嘴角上方,“沾到了,咖喱。”

 

“诶?!”生田斗真拿起毛巾条擦了一下,还是没有擦掉,他一脸询问地看向小栗旬。

 

小栗旬已经笑得毫无形象了,“你等等,我给你拿个镜子。”

 

生田斗真双手接过镜子,一看,然后自己也笑了,顺势倒向了小栗旬那里,两人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两人看去,芦屋瑞稀尴尬地站在门口。

 

“咳咳,我刚好来塔汇报工作,听萱岛说中津在这里养伤,就带了水果过来……”芦屋瑞稀进屋,把水果篮放在桌上,“我,还要去汇报,先走啦。”她迅速转身,走出了房间。

 

芦屋瑞稀并没有离开,而是无语地在走廊里撑墙,萱岛大树从走廊另一边走来。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说别去了……”

 

萱岛大树拍了拍芦屋瑞稀的肩,“我很好奇你看到了啥受打击那么大,已经好很多了,那是你没看到之前佐野给秀一喂饭那时候……那才叫对心灵的伤害。别多想了,刚来吧,我带你吃个东西去?”

 

……

 

生田斗真在大家的帮助下,尤其是小栗旬的贴身照顾下,伤好得很快。

 

小栗旬看着正在医师帮助下正在进行运动技能恢复的生田斗真。

 

【想要一直都像现在一样能够守护在他身边的感觉。】

 

数着一天天过去的日子,看着离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小栗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喜欢禁闭。

 

生田斗真拄着拐杖一步一顿地走过来,看着面色沉重的小栗旬,“怎么了?”

 

“还有没几天我就得回去了,这次关了那么久的禁闭,堆积了很多任务,回去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很忙。”

 

“有很多任务忙也不是坏事。”生田斗真笑着捶了下小栗旬,“我们一起加油吧!”

 

那份捶上来的力量带着期盼,小栗旬温柔地笑了下。

 

“嗯。”

 

……

 

小栗旬走的那天,生田斗真已经能不借助拐杖走路了,不过走得还是比以前慢了很多。

 

“斗真,你要好好加油啊,我等着下次和你一起出任务啊。”

 

直升机刮起的风实在太大,螺旋桨的声音也大,小栗旬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你也不想想我是谁!”生田斗真开心地喊着回应。

 

“对了!有空打电话给我!”

 

“……我手机坏了,还没买呢。”

 

生田斗真看着小栗旬突然笑了就知道对方绝对是准备了什么,果不其然,小栗旬从随身的双肩包里拿出一个盒子。

 

“知道你手机坏了,给你买了个。”

 

生田斗真惊喜地拆开盒子,一部黑色的翻盖手机。

 

“这是……!”他拿起手机,上面有一个娃娃的挂饰,他仔细查看了下,正是之前手机上挂的那个,而且破损的地方已经修补好了,完全看不出曾经裂开的痕迹。

 

生田斗真打开手机,翻出通讯薄,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联系人,名字是“小栗旬”。

 

 “一直都没说,那时候我看到这个挂饰的时候心都凉了。”小栗旬说道,“总觉得你连这都放那里了,会不会代表着你根本就没有再回去拿的打算。”

 

生田斗真想起了自己那时的决绝,有些感慨,他上前拥抱了小栗旬。

 

“谢谢。”

 

“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保重啊。”

 

“旬,你怎么婆婆妈妈的。”

 

“因为担心你啊。”小栗旬认真地看着生田斗真,“斗真,有件事我想了很久。”

 

生田斗真眨了眨眼,他似乎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有些期待,有些紧张。

 

“斗真,我喜欢你。”

 

虽然意料之中,但还是有些突然的告白让生田斗真愣了一下,而后他轻笑了起来,“旬,你的告白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抱歉啊,我就是那么简单粗暴啊。”小栗旬撇开脸,有些羞涩地瞄着对方,“你的想法呢?”

 

生田斗真笑着,踮脚亲吻上小栗旬的唇瓣,停顿了几秒,而后分开。

 

“你说呢?旬。”

 

他们两人微笑着拥抱在一起,离别的时刻也显得那么温馨。

 

……

 

小栗旬离开之后,生田斗真对于复健也越来越努力,有时候自己都会要求多做一点,为的也是能够早点恢复到完满的状态。

 

不过随着记忆也几近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有时候自己也会产生疑问。

 

无聊的时候他看了蝶野真一给他带来的书,上面有一些关于对于进阶时期引导的文章,生田斗真也对那些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自己这次的行为的确是非常危险的,先不论经验问题,单是双方的等级就差了很多,自己能够毫发无伤地进入大野智的精神图景,完全是靠着松本润给的那根项坠的缘故,但是……

 

【总觉得在精神图景里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可是,完全想不起来……】

 

生田斗真有些郁闷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蝶野老师也说过,精神图景里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完全地忘掉,而是留在在记忆深处的,单凭普通的回想是不可能会想起来的……】

 

他百无聊赖地翻了个身,挥去脑袋里那些胡思乱想,然后和以前自己在宿舍时一样,习惯在思考的时候把精神体召唤出来,可是……

 

生田斗真看着面前完全不成形状的涣散精神体,倒吸了一口冷气。

 

PS部分:

1.大树和蝶野的谈话,见C13-14【C=Chapter章节】。

2.咲田诗织也是隶属于中央塔的,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属于具有特殊能力的向导。

3.一个勺子吃饭的梗。见皮蛋壳康康【之前的C也有说过这个节目】第一家餐厅那时候,两个人就是用一个勺子的,本来那勺子是栗子的。脸上沾东西擦半天没擦掉,两人还笑到一起去也是出自这个。

4.黑色翻盖手机,出自《脑男》。

5.最后简单点说,就是番茄的精神体红雾团子碎了。

 

 

评论(1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