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41

反转的最佳搭档41

【小栗旬X生田斗真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5.25更新

*养伤期=【自杀者循环】+【人间失格】+【脑男】

*【自杀者循环】摘取【循环】部分剧情,【脑男】摘取【铃木一郎】部分剧情,【人间失格】摘取【服用药物麻痹自己逃避现实】部分剧情

*栗子这章不在。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41

生田斗真皱眉,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人。

 

【铃木一郎?】

 

穿着一身白色病号服的铃木一郎点了点头。

 

【铃木一郎只是名字而已。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你是生田斗真。我是铃木一郎。”

 

铃木一郎看了生田斗真半响,伸手拉过对方穿过门来到自己病房这边,自己则跨过门去到了杰尼斯塔房间那边。

 

在穿过门的一刹那,他们的衣服和发型等等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生田斗真不停地眨着眼睛奇怪地看着自己再次变化的衣服,他看向对面的铃木一郎,对方穿着自己最常穿的私服,头发也不是黑色的微卷,而是黄色的反翘直发,那正是自己现在的发型,在养伤的期间,他的发型被自己弄回了樱咲在读时的发型样式。生田斗真想了想,拽了根额前的头发拉下来,黑色的,微卷。

 

铃木一郎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我是生田斗真,你是铃木一郎。”

 

铃木一郎说完转身就走,生田斗真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杰尼斯塔房间的墙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色的通道,铃木一郎毫无停顿地走了进去。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生田斗真迈过门追了过去,他一把抓住铃木一郎的手腕,对方机械似的慢慢侧过头来看他。

 

“感情是必要的么?”

 

这是对方第一次开口问自己问题,生田斗真一愣,还没来得及思考和回答,铃木一郎就生生在他眼前消失了,生田斗真在心中迫切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向通道的深处跑去,刚看到前面似乎有出口的样子,结果,他却是回到了杰尼斯塔的房间。

 

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和不知何时关上的门,生田斗真深吸一口气,拉开了门,对面的病房却消失了,出现了和自己这边一模一样的杰尼斯塔房间。

 

生田斗真惊慌地甩上门,将自己摔在了床上,崩溃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敲门声吵醒了生田斗真,他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坐起身来,看了眼自己的房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

 

敲门声依旧在继续,生田斗真本来打算喊“请进”,后来才想起来自己的门晚上睡觉时把门反锁了,在搭上门把手的一刹那,他莫名地觉得有些慌,生田斗真皱眉,压下门把手,猛地打开门看向来人。

 

松本润站在门口,一脸不满,生田斗真不知为何感觉自己松了口气。

 

“斗真,我都敲了那么久的门了你才开!现在都中午了,听人说你早上也没去吃早饭,是哪里又不舒服么?要说啊!”松本润看着满脸无辜的生田斗真,也实在气不起来,“早饭不吃对身体不好,你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我们也会担心的啊,你要想想,还不止杰尼斯的我们,还有某人啊,对吧。”

 

松本润伸手要去拉生田斗真出房间,后者在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突然把手抽了回去,有些不知所措地摸着自己抽回的手腕。

 

“斗真?”

 

“呃……”生田斗真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像是下意识的反应,可他解释不出为什么会这样,“没事。”

 

生田斗真默默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迈出房门走到松本润旁边,外面是熟悉的杰尼斯塔的走廊,原先曾被他们嘲讽说有些单调的走廊也显得亲切起来。

 

“总觉得你有点奇怪啊?真的没事?”

 

生田斗真回身看了眼自己的房间,将房门慢慢关上。

 

“嗯……没事。”

 

……

 

晚上的时候,小栗旬打了电话过来。

 

生田斗真抱着腿,静静地看着手机在那里叫嚣着、闪烁着,但他没有伸手去拿。

 

生田斗真把头埋进双臂中,他累了,他不想再听任何抱怨了,不想把整宿的时间花在听无聊的事情上。

 

铃声停止了,生田斗真微微抬头看向手机的方向,一分钟过去了,铃声没有再响起来。

 

生田斗真叹了口气。

 

【明明是自己没有去接的,也没有打算接的想法,为什么还有所期待呢……现在,都冷静下来慢慢思考更好吧……如果旬以后都会是这副样子的话,那该怎么办呢?绝交吗?】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立马摇了摇头。

 

【旬固然最近状态不好……那我又是什么情况……】

 

……

 

又是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

 

生田斗真无力地从床上坐起,人往后倒去靠在墙上。

 

整夜整夜的噩梦令他实在有些吃不消了,生田斗真蜷起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缩成一团,他很困,可他不敢睡。

 

【如果,如果……只记得一点点也好,也不至于整天为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惊慌失措……】

 

睡着了之后一定会梦到可怕的东西,可是他完全不记得在梦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生田斗真觉得很痛苦,精神上的劳累远比身体上的伤病更加可怕。

 

想哭的冲动,比何时都来得猛烈。

 

……

 

生田斗真艰难地睁眼,坐在床边的铃木一郎回头看他。

 

“你哭了。”

 

【诶?】

 

生田斗真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脸,湿漉漉的。

 

“如果因为有感情而痛苦的话,那么感情还是必要的么?”

 

生田斗真从床上坐起身来,飞快地抹去自己脸上的泪痕。

 

【你是谁?】

 

“铃木一郎。”铃木一郎一动不动地看着生田斗真,回答着回答了已经数百遍的问题,“你是你,我是我。我是你,你是我。”

 

【什么意思?】

 

铃木一郎拎起一个东西,生田斗真定眼看去,是他的手机。

 

“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没有感情就不会痛苦。”铃木一郎缓缓道。

 

生田斗真直视着铃木一郎的眼睛,他发现对方从来没有眨眼过,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的深处看不到任何情绪,生田斗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想什么,这个认知让他不免有些慌乱,逃避般地扭开了头。

 

“小栗旬,大野智,松本润,萱岛大树……”铃木一郎不急不缓地报出一个个人名。

 

生田斗真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慢慢抱住了自己的头,随后终于忍受不住地想要去推开铃木一郎。

 

铃木一郎似乎早就看透一般,侧身闪过,他俯视着因为惯性而趴倒在地的生田斗真。

 

“内心深处,你一直在责备自己。”

 

【别说了……】

 

“大野智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自己的错。”

 

【住口……】

 

“自己的能力不够,只能被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住口……!】

 

“还连带小栗旬和松本润受了伤,还被惩罚了。”

 

【住口!】

 

生田斗真猛地从地上爬起,揪住了铃木一郎的病号服领子,后者看着满脸怒意的生田斗真,继续道。

 

“你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就像真中友雄说的,你谁也拯救不了。”

 

抓着衣领的手渐渐松了开来,生田斗真垂下脑袋,哽咽着沿着铃木一郎滑落下去,跪倒在地上。

 

铃木一郎低头看着生田斗真,自己慢慢蹲下身,思考了一下,然后轻轻抱住了哭泣的生田斗真,动作很生疏,像是第一次拥抱别人,然后他机械地拍了拍对方的背算作安慰。

 

“有我在。”

 

……

 

生田斗真在歪倒在床上的瞬间醒了过来,虽然自己不想睡,但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

 

生田斗真揉了揉有些哭肿的眼睛,下了床来到桌前,拉开抽屉,取出抽屉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那是最初认识小栗旬的时候,对方给他的玻璃瓶,里面装着含有向导素的小白片。

 

生田斗真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拧开瓶盖,倒了两片出来。

 

PS部分:

1.铃木一郎部分全都是梦境,C40中的天台循环是梦中梦,对于梦境番茄想不起来,但潜意识是记得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实里面碰到类似的场景时,番茄会有下意识的奇怪举动。当然,做梦的时候是意识不到自己在做梦的,梦的一切会被自己合理化。梦境是由番茄创造的,所以他说的话其实都是心里想的【】,而铃木一郎则是说的“”。

2.朵兄朵弟还是很有意思的。一直觉得大家对待TOMA有种疼爱弟弟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错觉?【笑】

3.前段的【“你是生田斗真。我是铃木一郎。”“我是生田斗真,你是铃木一郎。”】对应着后段的【“你是你,我是我。我是你,你是我。”】后面那句,“是”前面的“你我”是称谓,后面的“你我”是身份。【这作者扯淡半天,其实就想说这两货就是同一个人,干嘛要装那么文艺讨读者嫌呢。【被读者们扔出去】】虽然这么说,但铃木一郎又是独立于生田斗真的。嘛,越解释越乱,大家清楚就好。

4.我就不明着解释铃木一郎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前发生过的事件足以解释他了。所有事件剧情都是有意义的。

5.番茄消极的思想也是有原因的,当时【魔王】进入的小大的精神图景,已经被真中友雄污染了。

6.怕你们忘了,提醒下,《花男》时候,番茄吃了小白片之后直接就晕了。

7.我开个玩笑:这章写的时候有种【铃木一郎X生田斗真】的感觉是什么玩意儿【捶地笑】

 

追的电视剧大结局放完了,明天开始应该能早点更新,不会又像现在一样半夜3点多才发了。

评论(2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