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44

反转的最佳搭档44

【小栗旬X生田斗真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5.28更新

*【花君SP】【掺杂其他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44

一片寂静。

 

萱岛大树保持着耐心默默地盯着生田斗真希望他开口,但他显然不想回答,原本应该欢喜的重聚时刻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冷场。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生田斗真和萱岛大树对看一眼,以他们目前的能力,就算不用看到也能明确知道来人是谁。

 

生田斗真垂下眼撇过头去,萱岛大树叹了口气,自己起身去开门。

 

门只拉开了一条缝,萱岛大树躲在门背后露出半张脸看着来人。

 

小栗旬只是哨兵,虽然清楚中了诱导,可自己也破不开,只能尽量减小它对自身的影响,他看不见开门的人是谁,但是信息素的味道是不会骗人的。

 

“萱岛,我要找斗……中津!”

 

“在离开中央塔的这段时间里面,你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萱岛大树能感觉到生田斗真此时似乎也不太想见小栗旬,可是直接说他不在,这谎也扯得太明显了一点,按小栗旬目前的样子,明显是闻到了信息素吃准了生田斗真就在房间里。萱岛大树现在很头疼,明明之前生田斗真养伤的时候这两个人还黏黏糊糊的感觉随时能把人恶心死,可是现在这副冷战的情况又是什么鬼。

 

“萱岛,拜托你了,让我进去!”

 

小栗旬一脸的着急,自打生田斗真那次挂了电话后不久,他的手机就陷入了关机状态,无奈之下他只能兜兜转转寻找松本润帮忙,结果松本润却说最近生田斗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令人捉摸不透,小栗旬自己也做了反省,借着这次机会本来想是找对方好好聊聊,可是现在萱岛大树的态度意味着生田斗真不太想见他,他可真的着急了。

 

“等等……”

 

萱岛大树退后了两步,举起双手,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小栗旬。

 

生田斗真察觉到有些不对,转头看向萱岛大树,有些疑惑。

 

“大树?”

 

“斗真!”

 

听到生田斗真的声音,小栗旬急切地想要拨开萱岛大树进入房内,却撞到了对方设置的精神屏障,人猛地一颤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萱岛大树!你干什么!”

 

被精神屏障阻拦了,说明屏障的主人拒绝了他的进入,以生田斗真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构建,那么只可能是萱岛大树,意识到这一点的小栗旬不经怒火中烧,他低吼一声抓住门沿,往外猛地一扯,只听见木头断裂的声响,原本就是朝外开的门竟然硬生生被他撕扯了下来。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走廊中,小栗旬自己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手一松,门板应声落地再次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萱岛大树沉着脸把精神屏障往外延伸了一点,却还是把小栗旬与他们两个隔了开来,不过这样三人之间都能互相看见了。

 

生田斗真面色铁青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切,震惊地往后退了半步,他是头一次看见小栗旬是那么容易发怒。

 

【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佐野泉,不,小栗旬。”萱岛大树以一种不容反对的姿态抵住门口,“你真的有认真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么?”

 

小栗旬想要反驳,在看到萱岛大树身后生田斗真的表情时又顿住了,他无奈地攥紧了拳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脚边破碎的门板是这一切的见证。

 

“哟!你们三个!在做什么……”

 

难波南从走廊的另一边走过来,身后跟着一脸得意的中央千里,他们看到静立的三人和坏掉的门都一下子有些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这门又是怎么了?”难波南看着脸色都不好的三人,“出什么事了么?”

 

“门老化坏了而已,没事。”

 

萱岛大树故作轻松地朝难波南笑了笑,这个莫名的笑容反而让难波南感觉的确是出了大事,他看向地上的门,上面门沿的部分有明显的手爪印,结合当前的人物站位和力量情况,难波南立马就能判断出是谁弄坏的。

 

【佐野泉这是怎么了……萱岛撒谎能不能再假点……樱咲才建了多久,本来就是长期项目,接手的还是中央塔,怎么可能用劣质的材料做门……可是,好糟糕,现在的氛围……】

 

中央千里看了眼面露难色的难波南,自身往前站了一步,“话说这次回来不就是说测试我们的成果么,前面找到了线索,说这个精神诱导就是第一个测试,让我们自己想办法找出藏在校园内的源头。我和学长就是说这个事的,我们打算先把所有人都弄清醒,然后分组。听说芦屋瑞稀可能在结束的时候才有可能赶回来,你们三个先自己看着办吧。”

 

在场的众人都被这番话吸引了一下注意力,冷峻的气氛微微缓解。

 

中央千里说完,给难波南使了个眼色,扯过他的手臂拉着他迅速离开了。

 

【等等啊千里,作为舍长的我总该说点什么再走吧,好歹他们都是我们第二寮的核心成员啊……】

 

由于中央千里正和难波南精神连接中,中央千里马上得知了对方的想法,他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身边还有些不明所以的难波南。

 

【我是向导,所以对精神波动特别敏感,那三个人,我建议还是不要插手就好,说得难听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外人插进去只会越来越麻烦。顺带一提,学长你最近还是不要靠近佐野泉和中津秀一比较好,还有萱岛大树那个家伙别看平时不怎么说话逆来顺受的样子,也是个狠角色。】

 

难波南回看向中央千里,一脸的震惊,中央千里皱着眉啧了一声。

 

“按中央的说话,估计短时内这个校园里只有我们这些学生了。”萱岛大树看了眼地上的门板,眼神一撇看向小栗旬,“我们三个人组队估计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要不先回你的寝室冷静下?”

 

小栗旬看着生田斗真欲言又止,生田斗真有些忧虑地看着小栗旬,各自无言。

 

小栗旬扭头,有些不情愿地离开了。

 

萱岛大树重新把精神屏障的范围缩回房间内,拉过生田斗真坐到床上。

 

“大树?为什么?”

 

萱岛大树斟酌了一会儿,开口和生田斗真说道。

 

“秀一,你也不要太在意他最近反常的举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如果你没猜错的话?”

 

“佐野他,可能进入进阶期了。”

 

一听到“进阶”这个词,生田斗真整个人犹如受到雷击一般抱头呻吟起来,萱岛大树急忙扶住他,用自己的精神波引导对方放松,生田斗真抓住萱岛大树的衣袖,用力到感觉布料下一刻就会被撕裂。

 

生田斗真突然一颤,整个人昏倒下来,萱岛大树刚要去接,对方却又睁开了眼睛自己撑住了身体。

 

萱岛大树看着自己坐起身的生田斗真,觉得这次事情大了,他无力地扶住自己的额头,第一次希望自己的向导能力不要那么敏锐。

 

“我本来以为秀一的精神那么混乱是因为他擅自吃了小白片来降低精神障碍对他的影响,现在看来我想得实在是太简单了。”

 

生田斗真看着他,开口,吐字清晰,字与字之间保持着固定的节奏,像是有人在掐着秒表计时一般。

 

“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向导。”

 

虽然是一句非常标准的夸奖,但是萱岛大树丝毫高兴不起来,他皱眉看着生田斗真,后者毫无顾忌地回视,漆黑的眼眸毫无波澜,察觉不到任何情绪,连精神波都是那么平稳,完全没有起伏。

 

“第二人格?”

 

萱岛大树真心希望这次自己的能力出了问题。

 

生田斗真平静地点了点头,“我是铃木一郎。”

 

“……秀一也进入了二觉期了么,为什么这事情一遭接一遭,这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萱岛大树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生田斗真,或者说铃木一郎缓缓地说道,像是在背教科书一般。

 

“以目前的状况,我并不建议让生田斗真和小栗旬过多接触,其一,进阶状态的哨兵非常不稳定,通常表现为暴躁易怒,对周围的事物具有极其强大的破坏力,丧失理智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对熟人下杀手,其二,目前生田斗真自己也处在二次觉醒的状态,虽然目前还不明显,但是已经会开始对周围产生的精神力影响了。这两个个体长时间在一起会互相影响,结果……”

 

“结果还用你说么?这种情况我也见得不少。”萱岛大树打断了对方的话,“进阶和二觉本来就是很危险的状态,如果硬碰在一起只会两败俱伤,所以最好想办法一个个解决。就你而言,也不希望他们两个出事吧。”

 

“从我的立场,只要保证生田斗真的安全就好,别的不在考虑范围之中。”铃木一郎顿了一下,“但参考过去的记忆,小栗旬是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如果他出事可能会对生田斗真产生巨大的影响。”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萱岛大树盯着对方看了许久,做出了这个评论,“刚才只是秀一受到记忆冲击的影响才会短暂的昏厥吧,你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擅作主张出来和我说话。”

 

“你是他们非常重要和值得信赖的朋友。”

 

虽然一直知道,但是听别人亲口说又是两件事,萱岛大树无奈地笑了笑。

 

“是啊,想不管都不行呢。”

 

“那就拜托你多帮忙了。”

 

铃木一郎说完往后倒去,萱岛大树急忙接住,过了会生田斗真缓缓睁开眼。

 

“大树?我怎么了?”

 

萱岛大树明白,这一锅糟的麻烦事,才刚刚开始。

 

注释:

1.第二人格:准向导二次觉醒时自发产生的保护机制,为了保护主精神体,有时会自行产生第二人格,第二人格的主要作用是无条件保护主人格,根据个人差异,情况也有所不同。例如,井上真央的愿望是想做个普通人,所以第二人格的牧野杉菜对外表现为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生田斗真的二次觉醒是受到了真中友雄事件的影响,他进入了受到精神污染的大野智的精神图景,促使了他的二次觉醒,他本身由于之前的任务处于对伤害周围人的极度自责中,对情感过于重视产生了精神障碍,所以第二人格铃木一郎表现为对情感的淡漠,对话基本只基于事实,并不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

2.二次觉醒和进阶期的时间长短根据个人会有差异,且都不是百分百成功的,伴随着巨大的失败率,失败的结果也有很多种,最轻的只表现为简单的觉醒失败和进阶失败,最严重的可能导致死亡。

 

PS部分:

1.好像没什么想要补充的,正文爆字数了,撒花~

2.啊,那就刚好把铃木一郎说一下吧,反正写到这里也已经明朗了,把之前的几个细节说下,我就不另开帖了。

生田斗真和铃木一郎虽然是一个人,但也是相互独立的,第二人格基本是听从主人格的,但也有第二人格擅自行动的情况发生【牧野杉菜就曾经擅自把番茄拉进了真央的精神图景中】。在主人格选择逃避现实或者失去意识的时候,第二人格可以接管身体,以便于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第二人格是无法抢夺正在主人格控制下的身体的。

铃木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不是有他把斗真拉过门,两人换发型和衣服的事么,那也是铃木向斗真表明他们两个是可以互相替换的。铃木抱着斗真说的那句“有我在”,也有这层意思在,如果你不行了的话,没事,有我在,我可以顶替你活在现实中。

第二人格的存在意义就是保护主人格,即使主人格选择的是错误的,他们也会尊重对方的决定,他们共享主人格的记忆,可是自己的记忆【接管身体时】并不会自动共享给主人格【主人格本来就逃避现实,还把记忆给他,那和没逃避有什么区别】。

3.为什么这次受友雄的影响那么厉害?是因为友雄是向导处于A进阶双A时自杀的,所以他能有意识地保存自己的精神体留下来复仇,而他的能力就一直停留在那个状态。失控的时候爆发的能量往往是大于能控制的,所以他比双A的向导更危险。不过也正处于这种状态,消耗太大,他才会向斗真列出时间限制,他最后其实是自己耗死自己的,不过复仇也基本结束了,还算圆满。

4.一个破碎的我如何拯救一个破碎的你?所以就需要第三人介入了,稍加引导就会有很大的效果。

5.这章写得比较满意,比昨天的满意多了,我昨天写的什么鬼ORZ

 

正文3200,+注释+PS之后有4300字,我果然是话痨。

评论(1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