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50

反转的最佳搭档50

【小栗旬X生田斗真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6.10更新,C50撒花~15W字~

*【花君SP】【掺杂其他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50

入夜时分,铃木一郎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顺带查看了一下生田斗真的精神恢复程度后,将身体的掌控权也移交了出去。

 

铃木一郎坐在床边,看了眼还睡着的生田斗真,刚起身就要走,却被对方拉住了,他慢慢转身,生田斗真已经坐起身,抓着他的手腕,眼神灼灼地看着他。

 

“没想到会是这个时候。”

 

【不过你看上去一点都没有意想不到的感觉。】

 

铃木一郎低头看着生田斗真,后者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应该认识你……不过,你是谁?】

 

“何必在乎我是谁,反正你醒来总会忘的。”

 

【醒来?是指回到现实中么?】生田斗真眯起眼盯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子,思考着。【就是说如果我和你离开梦境再认识的话,是可以记得的咯?】

 

铃木一郎有些诧异,因为生田斗真之前从来没有从这方面考虑过。

 

生田斗真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有些无奈地失笑。

 

【你们一个两个是不是都把我当成笨蛋了?】

 

每次生田斗真自己犯困睡过去再醒过来之后,总有一些微妙的地方会与以前有所不同,虽然铃木一郎没有刻意留下什么线索让生田斗真自己去发觉什么,但他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想让一切的发展都顺其自然,

 

“怎么会察觉到的?”

 

【除了言语和动作,很多情感,即使没有过多的表达,也会理解的。】

 

小栗旬和萱岛大树的态度每次都有一些微妙的改变,萱岛大树一贯隐藏得很好,而小栗旬在这方面就差了许多,总有那么一两次的欲言又止也让生田斗真产生了怀疑,觉得对方有事情瞒着自己的样子。

 

铃木一郎沉默了一会儿,在感情方面,他和生田斗真就是属于两个等级,即便他对于很多细节动作都很敏感,但是他无法理解其中蕴含的深意,就像他不能理解小栗旬和萱岛大树为什么会那样子帮生田斗真一样。

 

【我虽然不记得你是谁了,但是,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

 

生田斗真笑着用自己的额头贴上铃木一郎的额头,对于面前的人,即使有所疑惑,他的内心深处也愿意无条件地相信对方是对自己没有害处的,这个认知让他自己也有些吃惊,毕竟,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通常都是基于互相了解的情况下的。

 

而这种没头没脑的无来由的信任感,使生田斗真得到了正确的答案。

 

【你该不会是我的第二人格吧?】

 

生田斗真淡然地看向铃木一郎,后者回望过去,没有说话,那便是默认了。

 

【我啊……已经不能再逃避下去光靠别人来保护我了,这次,也该自己做决定了。拜托,把一切都告诉我吧……】

 

铃木一郎看着面前笑眯眯的生田斗真,右手在空中划了一下,出现了一道门。

 

“既然你想知道的话,那就和我来吧,刚好,有事情也要和你说。”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门后。

 

……

 

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看似短暂的睡眠时间,实际上在精神世界里换算过去已经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铃木一郎不仅告诉了生田斗真许多事情,还教了他许多。

 

生田斗真一边锻炼着自己的精神力,一边跟着铃木一郎学习如何更好地操控它们。

 

“斗真。”

 

生田斗真觉得铃木一郎总是叫自己的全名很生疏,本来就是一个人这样就显得更奇怪了,所以执意让他喊自己的名字。

 

【嗯?】

 

“你有想过么?为什么你进入的是向导的二次觉醒?”

 

生田斗真看向站在身旁的铃木一郎,虽然是一个人,但对方大概本来就是用精神所构成的关系,无论是操控还是别的都比自己高上一筹,他不知道铃木一郎问这个的用意。

 

【如果按照之前循环梦之类来解释的话,是因为精神方面受到影响么?不过就通常而言,精神的确比身体容易受到影响啊。】

 

铃木一郎看了眼生田斗真。

 

“你相不相信天赋?”

 

生田斗真疑惑地看着他,铃木一郎作为自己的衍生人格应该对自己再清楚不过,为什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有人一生甚至都不会进行任何一次觉醒,无论他做何努力。”铃木一郎淡淡道,他看了眼似乎还没明白过来的生田斗真,伸出手把对方拉起,“先别管这个了,我们继续练习吧,争取在帮助小栗旬冲阶的时候有更大的胜算。”

 

生田斗真听到小栗旬的名字马上点了点头,继续投入到了训练中去。

 

……

 

小栗旬轻拍着生田斗真的脸颊,对方这次到了往常的点也没醒,叫了两下也没有动静,他有些担心。

 

生田斗真在睁开眼之前,先是抓住了小栗旬的手,他有些迷蒙地揉揉眼睛。

 

“旬……别闹……”

 

他迷迷糊糊地被小栗旬拉着坐起来。

 

“你没事吧?”

 

小栗旬关切地盯着生田斗真左看看右看看。

 

“我会有什么事?”生田斗真含糊不清地回答。

 

同样紧张地蹲在旁边的萱岛大树率先发现了不对,“秀一,你不是和某人见过面了?”

 

生田斗真眨了眨眼睛,“某人?”

 

生田斗真疑惑地皱眉,回忆起来,各式各样的记忆片段从脑海划过,记忆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待他转身,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外表,却是不苟言笑的表情。

 

【铃木一郎……】

 

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醒来后自己会有种微妙的违和感,比起以往,现在对周围的各种感官能明显提升了,他甚至都能感知到萱岛大树的真正情绪,之于以前,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因为身为资深向导的萱岛大树为了掩藏自己,通常都会隐藏自己,对外营造出精神表象。

 

“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生田斗真眉毛一挑,“我二次觉醒的事情?”

 

【果然……】

 

“铃木一郎告诉你的么?”萱岛大树直接发问。

 

【是铃木一郎自己主动告诉秀一的?应该不会啊,难道……?】

 

生田斗真迅速地瞥了一眼萱岛大树。

 

“我之前隐隐约约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头,大概潜意识发挥作用了吧,梦境里我怎么找到铃木一郎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不过后来的事情我都想得起来,他把最近的事情大致都告诉我了。”

 

萱岛大树有些惊讶于生田斗真居然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如果不是他现在身上的精神波还是有些混乱和萎靡,萱岛大树都快猜测他是不是已经渡过二觉了。

 

生田斗真看着皱着眉盯着他的萱岛大树和小栗旬,想到眼下的情况,不由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隐瞒自己那么重要的事情,虽然也是为了自己考虑,防止自己再受到过大的刺激,但总归还有有些郁闷的。

 

【隐瞒?等等……】

 

现在生田斗真回想起来,铃木一郎当时的问法很奇怪,好像是想要告诉自己什么,但出于一些顾忌没有告诉自己。

 

自己其实知道但自己都没有把握是否要告诉自己的事情?

 

照铃木一郎当时的态度,好像是觉得就算不说,顺其自然也是可以的样子。

 

那么萱岛大树和小栗旬总共隐瞒了自己多少事情?只是二觉么?

 

他不由得想到之前更多奇怪的地方,作为准哨兵却难以和向导链接上、第一次见面就说自己是怪物的蝶野真一、和小栗旬链接时的失误却和其他人没有问题、似乎每次对突发情况都早有准备的萱岛大树、突然转向针对自己的真中友雄等等……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未来的路,决定了么?】

 

生田斗真整个人一愣,似乎不止一个人问过他类似的问题。

 

【哨兵还是向导?】

 

小栗旬看着脸色突然僵住的生田斗真,“斗真?”

 

想明白的生田斗真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事情都是这样……】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承载不住的泪水沿着脸颊的轮廓滑落下来,生田斗真的笑容充满着苦涩,“我只能是个向导,对么?”

 

PS部分:

1. 斗真自己抓到一郎的结果是,他开挂了√一郎能教他的东西太多了。

2.他们作为自己精神世界的主人,也是可以控制时间流速的,当然没有在里面待个好几年的原因主要是本来精神力就不是很够,在里面也逃脱不了二觉的精神消耗,耗不起。

3. 之前的点滴少一个井上真央,因为精神图景发生的事情,番茄是想不起来的。当时井上真央就明确说了斗真不了解真正的自己。

4.番茄也终于明白自己当不了哨兵了。最后情绪那样写,是想说如果让番茄自己选择道路的话,其实番茄还是犹豫的,不过现在既然番茄都知道自己向导二觉了那就先把二觉过了,所以铃木一郎想与其刺激他,不如就顺理成章当上向导也就不用深究原因了。不过哭的理由,比起再也不能实现自己原先的梦想,现在更多的是因为身边最亲近的人对自己有所隐瞒吧,即使是知道对方为自己好。啊,好复杂,写不清楚。【崩溃状】大家基本能理解就好了。

5.万事搞定,然后就差把栗子撸上双A了。

6.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卡文的崩溃感,从深夜卡文卡到清晨【当然和我卡得实在不行然后自暴自弃去看别的视频找乐子也有关系……】,现在都6:30了……知道剧情是什么,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写怎么安排什么的……真是极具有纪念意义的C50啊……

 

 

评论(2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