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51

反转的最佳搭档51

【小栗旬X生田斗真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6.14更新

*【花君SP】【掺杂其他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51

中央千里被萱岛大树找到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很惊讶。

 

“虽然你说的远远超乎了我原本的猜想,但是我为什么觉得似乎一切又那么顺理成章呢?总觉得发生在他们两个身上的任何离奇的事情,无论怎样都是合理的。”中央千里调整了一下自己有些滑落的发箍,“那现在是什么具体的情况?不过啊,我更好奇中津他对于自己是向导一事怎么看的?”

 

萱岛大树无奈地拨了拨刘海,“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呗……秀一比起这个,更多的是伤心我和佐野君瞒他这件事……唉……”

 

中央千里看着萱岛大树一脸纠结的表情,毫不掩饰地嘲笑了他。

 

“闭嘴。”

 

“哟哟哟,这会倒是揭下了自己温和的伪装啊。”中央千里笑着拍了拍萱岛大树的肩膀,“你朝我凶算什么本事,你去和中津凶一个啊。”

 

“……”

 

萱岛大树深刻体会了“损友”的“损”字。

 

中央千里迎着萱岛大树不满的视线,收起了自己的笑意。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现在这事闹大了,和中央塔汇报过了么?他们说了什么?”

 

萱岛大树难掩一脸的厌恶神情,“中央塔的尿性,你比我不是更清楚么?”

 

中央千里愣了一下,然后无语地眨眨眼,“的确,我在那里工作的时间比你长多了,我猜猜啊……山本裕典主攻,木村了副攻,其余向导辅攻?所以你特意来和我说这件事情让我去动员其他人?至于尿性的话,全力冲双A可以不顾及危险?”

 

“BINGO。”萱岛大树忍不住咋舌。

 

中央千里叹了口气,再次拍了拍友人的肩膀,“有什么好气的,你也该习惯了,中央塔一向都是利益至上的,A级哨兵不少,双A的倒是稀缺,比起得到一个双A的哨兵,可能牺牲一个A的哨兵不算什么。”

 

萱岛大树瞥了一眼中央千里,“你倒是看得开?”

 

中央千里苦笑了一声,“看不看得开又怎样?总是要接受的。”他的嘴角不经意地掠过一个诡笑。

 

【当然,主副攻到时实际怎么操作,就是我们自己判断了。】

 

从口头聊天突然转变为精神通讯,让萱岛大树反应慢了那么一点,他轻笑一声,捶了萱岛大树一拳。

 

【小样儿,想不到啊。】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嘛,彼此彼此。】

 

……

 

小栗旬看着背着他的生田斗真,一时之间有点语塞。

 

“斗真……”

 

生田斗真迅速地转头,“哼!”然后再迅速地转回头去。

 

小栗旬有些心虚地挠了挠头。

 

生田斗真突兀地站起身走到小栗旬面前,他难得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对方,正当小栗旬想要开口道歉的时候,生田斗真忽的失去了意识栽倒下来,他急忙伸手接住搂进怀里。

 

铃木一郎看着生田斗真气冲冲地跑进了精神图景。

 

【你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

 

“……我当然知道。”

 

【干嘛不告诉我!】

 

生田斗真拎起铃木一郎的衣领,不过由于两人身高完全一致,所以铃木一郎只是踮着脚而已。

 

“山本裕典很早就知道了,也没说,我不是很了解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但我知道他和你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我想他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就没说。”铃木一郎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现在也很想知道,人在极度伤心之后,是可能转向愤怒的么?”

 

生田斗真发现,面对一脸认真的铃木一郎,他似乎也说不出什么。他赌气地坐在铃木一郎身边,将面前幻化出一片湖的样子,然后捡起手边的石子,开始扔。

 

【也算不上真的很生气,知道他们是顾及到我的感受为了我好,不过一时之间还是有点伤心,有点气不过,就不能相信一下我的心理承受力吗?】

 

铃木一郎意味深长地看了生田斗真一眼,后者突然意识到自己前段时间被循环梦搞到快崩溃的事情,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听到斗真怎么说的了么?”

 

小栗旬看着端坐在面前的铃木一郎,同步率极高地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如果只是发发牢骚的话,说完了就回去吧。”

 

【一郎你是在赶我走?】

 

生田斗真挑眉。

 

“不,只是你突然进来的话,身体没人接管,现在小栗旬已经快急死了。”铃木一郎就算说谎,也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毫无破绽。

 

生田斗真想了想,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叹了口气,蜷身抱起自己的双腿。

 

【一郎……】

 

“嗯?”

 

【会成功吗?】

 

铃木一郎看向生田斗真,“你是想听推算的数据还是安慰的话?”

 

生田斗真抿紧嘴没有说话。

 

“成功几率八成。”铃木一郎顿了下。“放心吧,一定会成功的。”

 

【八成还一定会成功?】生田斗真被铃木一郎前言后语相矛盾的话逗笑了。【真是生硬的安慰啊~】

 

铃木一郎想了想,凑身过来抱住笑得浑身都抖起来的生田斗真。

 

“一定会成功的。斗真,相信自己,相信我,相信小栗旬他们吧。”

 

生田斗真回抱住铃木一郎。

 

【一郎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呢。】

 

……

 

最后小栗旬冲阶的地点选在了学校的一处训练场里,这样可以防止对周围的建筑的破坏。

 

由于这次是提前冲阶,需要人为引导,是伴随着精神被反噬的危险的,而且由于精神冲击过大,所有的哨兵都无法进入场地内保护向导们,所以向导们除了引导的工作,还要保护好自身的安全。

 

难波南等人在训练场外焦急地走来走去,训练场能一定程度地屏蔽精神讯号,将对外围的影响降到最低,比起对小栗旬的担心,他更担心的是那些相对来说显得手无缚鸡之力的向导们。

 

关目京悟有些冲动地拽住难波南,“学长,要不我们还是派一两个人进去吧,毕竟如果佐野他暴走的话……太危险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难波南焦躁地揉了揉头发,“可是,如果我们进去的话,还得要有人特意来照顾我们,我们反而会成为负担……”

 

“你们这些小子嘀嘀咕咕什么呢。”

 

两只大手落在头顶,难波南和关目京悟转过头去,梅田北斗挂着痞痞的笑容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梅田老师……”

 

“别瞎操心了,有情况的话会来找你们的。”梅田北斗拍了拍两人,“有我在呢,虽然退役了实力差了点,经验还是比你们这群毛孩子强的。”

 

围在训练场外的哨兵众人看着经验老到的梅田北斗和他们挥别后进入了训练场,并关上了训练场的门,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难波南深吸一口气,指挥着周围的哨兵们去各个点把守训练场,一旦发现情况立刻通知他。

 

外面在难波南的指挥下每个人都有秩序地行动起来,里面的人也正认真地听萱岛大树做最后的提醒。

 

“中央你们不要站太前面,毕竟可能发生危险,特意选了这个训练场,就是因为有许多牢固的遮蔽物,你们都躲一下。大家先和中央联动后,由中央和我联动,我来负责最主要的引导。”萱岛大树看向身边的生田斗真,“秀一,你和我直接联动,站我身后。”

 

“知道了。”

 

生田斗真点点头,虽然知道自己的路只有向导,但他也有哨兵一觉的能力,在小栗旬可能产生暴走的情况下,他将成为在场最有效的第一战力。

 

有些人有些惊讶于生田斗真这次的位置相当于中央千里一样的副攻位子了,虽然可能有些不解,但想想佐野泉和中津秀一的深厚交情,以及中津秀一一贯的超越常人的表现,他们也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最主要的,这是主攻萱岛大树的判断,。

 

在所有的任务中,主攻的决断都是必须服从的。

 

【秀一,这次的情况特殊,必要的时候,你可能需要接替我的位子来引导。】

 

生田斗真回不了精神通讯,也不能表现出来让其他人怀疑,只能紧张地多眨了几下眼睛。

 

【嘛,那只是可能遇到的情况之一,不必太紧张。】

 

【放心,还有我。】

 

萱岛大树笑了下,虽然后面这句的确是生田斗真的精神波没错,但是,生田斗真自己现在可发不了精神通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铃木一郎了。

 

“那散开吧,找个地方躲好,准备联动。”

 

所有人立马散了开来。

 

小栗旬站在场地中央,看着向导们围着他分散在训练场的各处,生田斗真和萱岛大树在离他五十米处站定,双方之间没有任何的遮挡物。

 

小栗旬和生田斗真对视一眼,微笑着给对方打气。

 

萱岛大树深吸一口气。

 

“全员!联动开始!”

 

PS部分:

1.哨兵不能进去的理由啊,向导们的精神力统合起来还是很吓人的,就哨兵们自己的精神屏障而言,连余波都挡不住啊,进去直接受到牵连,两眼抹黑躺地上啊……除非是有向导特意去保护他们。

2.为什么中央塔是让大树主攻不是斗真呢,因为大树是正规的向导,也是中央塔编制内的成员,比起虽然可能精神力此时比大树更强但是不稳定的斗真,中央塔肯定选大树啊……而且这事,还是大树报告上去的。至于让斗真也担任起相当于副攻的位子,是因为大树和中央都觉得这样比较有利于栗子的进阶,当然他们的目标是保命后保阶,这样的情况下再冲阶,这两处也是他们的“自己的判断”。

3.至于栗子的冲阶,一个他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了,另一个是和番茄的承诺,拖下去的话,他和番茄都耗不起。

4.比起小大,栗子的冲阶就正式多了。小大,我真的很抱歉……【跪下的LO主】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