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61

反转的最佳搭档61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7.9更新

*【迟开的向日葵】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61

室内陷入一种尴尬的氛围中。

 

小栗旬想他早就应该想到的,对方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虽然很淡,而且完美地融合进了医院的背景之下,但他还是察觉了出来,信息素的味道和等级有着直接的关联,而且位于四万十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市长驻,说明对方并不是正式登记进哨向系统的人,那么只可能是“准”级别的。

 

相对于准哨兵,小栗旬也是更相信对方是准向导,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能接触相对多的资料并且知道自己,不过她就这么把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这还是让他非常意外的。

 

“你现在是任务中?”二阶堂佳保里首先打破了僵持的局面,“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来找丈太郎吧?看你这样子,难不成是在惊讶?”

 

“明知我是在任务情况下还说出了我的真名,基于保密原则的情况下,我倒的确是挺惊讶的。”小栗旬想了想,坏心地补上一句,“当然,这份惊讶远远及不上闻到你消毒水味儿的信息素时的感受。”

 

二阶堂佳保里吃了瘪,小栗旬没有漏听她小声的嘀咕。

 

“既然你自己都猜到这份上了,就没有猜猜你嘴里的‘丈太郎’究竟是谁?”小栗旬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门外的动静,没有人在偷听他们的对话,“话说,有件事我还很好奇你能不能告诉我?”

 

“什么?”

 

“小平丈太郎这名字哪来的?他说醒过来的时候你就直接给他安了这个名字。”

 

“哦,那个啊。”二阶堂佳保里双手一撑坐到了办公桌上,悠哉地晃着双脚,“住院手续什么的都要有个名字才方便办事,据我研究表情,有失忆情况的人群,在他没有想起什么的时候,有必要给他名字或者住址之类的与现实紧密联合的东西,容易让他安心。至于这名字怎么来的,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名字,暂时借来用用。”

 

小栗旬瞅着二阶堂佳保里没有说话。

 

“至于猜猜‘丈太郎’是谁的话,虽然我是最近在这里得不到什么消息啦,但我还是听到点风声的。让我想想,嗯,和那个最新的结合名单有关吧?”她看着小栗旬有些变化的脸色,“看来我猜的没错。我是没有资格拿到那份名单,不过这其实也是无关紧要啦,毕竟名字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时间只是个便于称呼的代号而已。”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小栗旬耸了耸肩,“破了规矩都要喊我的名字,你想做什么?”

 

二阶堂佳保里顽皮地笑了一下,“不做什么,只是想验证自己的猜想。在四万十工作的日子还是有点无聊的,人总是要给自己找点乐子不是么?”

 

小栗旬狐疑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看上去有些娃娃脸的准向导,对方回以他一个浅浅的笑容。

 

【应该只是一时兴起,没有什么威胁感。】

 

“威胁感什么的,怎么也应该是从我们的角度出发觉得你才是威胁。”二阶堂佳保里“噗哧”地笑出声,“有时候大家在治疗的时候也会和我拉家常,似乎传开了呢,关于你是来四万十抢走丈太郎的传闻。大村太太可是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哈哈哈哈哈~”

 

小栗旬想起这遭事就头疼,生田斗真不知道是个人性格还是别的因素,很容易融入到周遭的环境中去,而周围的大家也很愿意相信他、保护他。

 

“以温柔待世界,世界以温柔待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在这里聊什么呢?”生田斗真开门进来,看到了坐在桌子上晃着腿笑盈盈的二阶堂佳保里,“你可不要欺负新来的鸟取先生哦。”

 

“喂喂喂,谁欺负谁这事儿说得准么?”

 

生田斗真斩钉截铁地回答,“鸟取先生才不会欺负你呢。”

 

站在生田斗真背后的小栗旬朝二阶堂佳保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二阶堂佳保里“啧”了一声,气得够呛。

 

生田斗真又怎么会漏掉小栗旬的情绪?他摘下自己的帽子,看也不看,反手就砸了下小栗旬的脑袋,小栗旬倒是能躲,不过他想了想,还是被生田斗真乖乖打应该比较合适。

 

二阶堂佳保里看着此情此景,顿觉心情舒畅。

 

“二阶堂医生,17号床的病人那里需要你去看一下。”

 

二阶堂佳保里听到护士的声音,拿起自己的诊疗工具就匆匆出了门。

 

“旬,刚才你们聊什么了?”生田斗真皱眉,“不会是背着我在商量什么吧?”

 

小栗旬笑着揉了揉生田斗真的脑袋,柔软的发丝穿插在指缝间,感觉很舒服,“重要的事情都会告诉你的啦,走吧,接下去不是还要帮大爷割稻子么。”

 

生田斗真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哦……”

 

割稻子的活虽然繁重,但在小栗旬的帮助下很快就完成了,生田斗真抹了把汗,揉了揉由于长时间弯着而酸疼的腰,看着一脸轻松自在的小栗旬,微微有点羡慕。

 

他们把工具收好,向大爷告别后就离开了。

 

“时间还早,没到去医院接人的时间呢。”

 

“那么,陪我逛逛四万十?”小栗旬主动邀约。

 

生田斗真看了看小栗旬,点点头。

 

四万十本来就是个人口不多,但风景异常秀丽的地方,致力于建设四万十的藤井顺一还在筹划着将四万十建成小型的旅游景点以此来扩充人口的想法。

 

小栗旬扫了眼,看到了上桥处边竖着的“沉下桥”的石碑。

 

“斗真,前几天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生田斗真干脆地点了点头,“前段时间四万十遭遇台风啊,那个晚上可够呛,出去帮忙送了佳保里一程,结果回来的时候这桥都被涨起来的河水淹了,最后只能在小仓库里将就了一晚上。”

 

想起那晚的狼狈,生田斗真自己都叹息着摇了摇头。

 

【果然那个梦不是空穴来风么?】小栗旬想了想。【难道是……?!】

 

他想起来走之前萱岛大树给他的那个吊坠。

 

【那个家伙,应该是知道有这种可能性的吧,怪不得还特意提醒我里面有斗真的精神力……】

 

“旬,怎么了?”

 

生田斗真奇怪地看向盯着石碑陷入沉思的小栗旬。

 

小栗旬抬头看向生田斗真,然后把脖子上的吊坠取了下来,走过去套在了生田斗真的脖子上。

 

手指触到晶体的时候感觉凉凉的,又觉得分外地熟悉,里面似乎流淌着和自己身上同样的精神力,他有些诧异地看向小栗旬,之前生田斗真还以为这只是小栗旬个人的装饰品罢了。

 

“这本来就是你落下的。”小栗旬缓缓道,“作用的话,护身符。”

 

有零散的记忆片段掠过脑海,生田斗真有些吃力地扶着额头瘫倒下来,小栗旬赶紧伸手把他抱在怀里。

 

“啊……”

 

压抑不住的呻吟从唇间倾泻出来,生田斗真紧闭着双眼,一手拽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揪住抱着他的小栗旬的衣服,双手有如痉挛般颤抖着。

 

“斗真!斗真!振作点!”

 

小栗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和无力感,自己爱的人痛苦地倒在怀里,而自己除了拥抱和呼唤,再也做不了别的事情了。

 

渐渐的,生田斗真痛苦的神情消失了,他犹如从水里捞上来一般,一身冷汗浸湿了T恤。

 

小栗旬搂着身体软趴趴的生田斗真,一脸的心疼。

 

生田斗真艰难地睁开眼睛,焦距在眨了几次眼后才好不容易对准,“……旬。”

 

“别急着说话,先好好休息一会儿。”

 

生田斗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靠着小栗旬酿跄着站起身来,他一扑,将小栗旬抱了个满怀。

 

这般的主动让小栗旬不自觉地心跳乱了几拍,他窃喜地回抱过去。

 

“旬,恭喜。”

 

“嗯?”

 

生田斗真飞快地亲了下小栗旬的脸颊,“冲阶成功了不是么~这样的好事当然要恭喜你~”

 

“斗真……”小栗旬难以置信地看向生田斗真,“你全都记起来了?”

 

“没。”生田斗真笑得很开心,“不过和这个吊坠有关的事,我基本都想起来了。”

 

“真是令人担心啊你。”小栗旬宠溺地笑了笑,“不用太着急,慢慢来吧。”

 

小栗旬搀着走路还有点不稳的生田斗真,两人悠哉地在河边散步,阳光折射在河面上,波光粼粼的很好看。

 

眼尖的生田斗真发现了路边的一株向日葵幼苗,撇开小栗旬一个人乐颠颠地就冲了过去,小栗旬无奈地笑笑,跟着走了过去。

 

“旬,看,向日葵~”

 

生田斗真蹲在幼苗旁,兴奋地转头喊道。

 

对于在城市长大的他来说,向日葵以往只在图片中看过,真实的这还是第一次。

 

但奇怪的是,小栗旬突然看到生田斗真收起了笑容。

 

生田斗真看着向日葵皱起眉,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PS部分:

1.丈太郎倒下来的样子?请参考郁夫。【笑】

2.家里的床不能随便躺啊,本来我就去拿个耳机,结果两个小时后才回到电脑前,自己做的孽,哭着也要先把文写完嘤嘤嘤。2.30了,早上还要起床去上班,睡了嘤嘤嘤

 

 

评论(1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