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62

反转的最佳搭档62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7.10更新

*【迟开的向日葵】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62

小栗旬也收起了笑容,他盯着那朵向日葵的幼苗,可是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有什么不对么?”

 

生田斗真伸手摸了摸幼苗的叶瓣,扒开草丛,看了下幼苗扎根的地方,随即抿着唇思考了一下,“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一朵向日葵幼苗能让生田斗真产生什么错觉以至于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

 

小栗旬想了想,并没有得出答案。

 

“旬,你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生田斗真依旧愣愣地盯着那朵幼苗,但话题却是猛然一转,小栗旬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未来?”

 

“嗯,未来。”

 

小栗旬毫不犹豫地答道,“有你的未来。”

 

生田斗真被逗笑了,他转身捶了小栗旬一拳,“别闹,我说正经的呢。”

 

对于未来,小栗旬其实并没有做过太多的打算,他向来是个比较随性的人,不过,虽然很多时候是走一步看一步,但是有的,是从最开始的时候,内心就已经定下来的。

 

“我也说正经。”一阵风吹过,小栗旬顺势用手将有些长长的刘海往后梳,“起码我现在没有想到别的比这更让我有所期待的未来了。”

 

无所谓地点、情景,有你在身边,我就够满足了。

 

生田斗真眼神闪了两下。

 

吊坠恢复的虽然是很重要的记忆,但还是漏掉了许多,他记得他最初和小栗旬共出的任务,记得自己只身前去营救大野智时小栗旬的及时救援,记得自己拼尽全力保护小栗旬冲阶的事情。

 

可是日常的片段丢失了。

 

他从恢复的记忆中,知道小栗旬即使可能不是他口中所称的恋人,也会是自己非常重要的人。

 

朋友?朋友显然不会有小栗旬这般露骨的回答。

 

像是利箭一般,赤裸裸地击中了生田斗真的心脏,连带着整个人都有些不安分起来。

 

【这算是什么感觉?觉得自己连旬的脸都不敢直视了……脸烧得厉害……】

 

生田斗真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掩饰自己有些慌乱的心情。

 

“旬还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呢。我有那么值得么?”

 

“你值得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

 

生田斗真愣了一下,有些害羞,他摸了摸脸颊想要掩饰,而后想到了什么。

 

“哈,你这是不是算在夸奖自己也是世界上最好的?”

 

小栗旬嬉笑着耸了耸肩。

 

就目前的情况,他可不想告诉对方除了他之外,外面还有一票如狼似虎的人盯着生田斗真呢,一想到这个,小栗旬就感觉到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不把斗真先带回去,一个原因是为了让斗真慢慢恢复记忆,另一个原因的话……】

 

小栗旬最怕的就是一旦把生田斗真带回去,自己还没来得及多说上几句话,对方就被中央塔强行带走了,

 

所以稍微瞒着上级一会儿,多制造点平淡生活的回忆也不错,毕竟回到了原先的生活,已经晋升为双A哨兵的小栗旬和A向导的生田斗真,绝对会逐渐开始为各个大大小小的任务而奔波。

 

小栗旬拉过生田斗真的手,继续他们在河边的散步,生田斗真犹豫了一下,也反握住了,不过有些紧张,手指尴尬地在小栗旬的手背上摩挲了几下,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力度表达。

 

小栗旬内心笑着,状似很自然地换了种牵手的方式。

 

十指相扣,掌心相对。

 

就这样,把你的下半生交给我,怎么样?

 

生田斗真和小栗旬回到医院去接人的时候,二阶堂佳保里正忙着没空和他们多聊上两句,似乎是好几个病人同时出了点问题。

 

已经做好日常检查的大村太太等人坐在位子上,招呼生田斗真他们也过去。

 

“欣治他腿折了之后,速度就慢了,待会才来呢,丈太郎你们也坐会。“

 

小栗旬看着生田斗真很自然地坐进老人门中间,他想了想,站在一旁,身体微微靠着墙看着他们,保持着一种没有完全融合,但也不至于疏离的感觉。

 

“丈太郎,最近你也要好好注意身体别为了我们太累了!”

 

“诶?”刚坐下来一群老人就拉着自己说这个,生田斗真有点没摸清头脑。

 

“二阶堂家的小女儿正忙得底朝天呢。”旁边的一个老太凑过来,“17床的那老头最近总是精神不好,据说最近经常话说一半就睡着了。”

 

“那么吓人?!”

 

“不过最近的确容易累。”市川太太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活做多了?”

 

“啊呀,活再怎么样哪有命重要啊,都悠着点吧。”

 

生田斗真看到坐在旁边的大村太太也揉了一下眼睛,似乎也是有点累的样子。

 

大家议论纷纷。

 

“可能只是天气原因吧,春乏秋困,大家不必那么紧张。”

 

生田斗真看大家说得越来越严重,都已经胡扯到遗传疾病上去了,赶紧打断他们。

 

大家想了想,觉得生田斗真说的也在理,就又聊到别的话题去了。

 

日子就这样简单而又平凡,虽说平淡吧,但也过得挺有滋有味的,至少小栗旬和生田斗真相当满意。

 

而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一周之后的生田斗真基本都想起来了,不过他是怎么到四万十的,为什么会到四万十,这点他一直没有任何印象。

 

与此同时,四万十也在悄悄发生着改变,市医院就诊的人数在这周直线上升,但据忙得就差飞起来的二阶堂佳保里说,全身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而大家普遍的症状就是——嗜睡。

 

前一秒还好好的,后一秒犯困,下一秒就直接睡过去了,的确是安稳的睡相,呼吸也很平稳,一般这种突然睡过去的,短则十几分钟,多则几小时也会自己醒的,就像是普通睡觉一样。

 

但这样不分场合的强大睡意,也是令众人费解。

 

相对其余人,年轻的几个人基本都没什么症状,偶尔犯个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老人们集体这样算是什么情况?一种特殊的传染病?

 

二阶堂佳保里翻阅了好多内科书籍,也试了一些办法,但愣是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

 

直到生田斗真找上了她。

 

“精神力流失?”

 

二阶堂佳保里放下手中的书,看向生田斗真,小栗旬站在后面抵着门,防止有人偷听。

 

“人最常见的补足精神力的方法就是睡眠来补充,这样解释的话,就说得通。”

 

二阶堂佳保里皱眉。

 

“你怎么证明?”

 

生田斗真看向小栗旬,后者开门出去,过会儿,背着睡梦中的大村太太进了诊疗室。

 

“普通的睡眠,除了精神的放松,也是肉体的休息,所以,单纯地补充精神力,他们也不会醒来,会等肉体休息完再醒,可是精神力流失的话,睡觉只是单纯地为了补充精神力而已。”

 

生田斗真把手贴上大村太太的额头,二阶堂佳保里似乎看见了他的手上缠绕起一圈红雾,过了会,被放在椅子上的大村太太就醒了过来。

 

“诶?我怎么已经在医院了?”她动了动手脚,喃喃道,“奇怪,最近还是第一次觉得那么有精神……”

 

生田斗真笑着告诉她,“大村太太,是二阶堂医生帮忙治好的哦,说短期内嗜睡的情况都不会复发了。”

 

大村太太的眼睛瞬间亮了,她起身,一把抓住了二阶堂佳保里的手,“医生你真是太出色了,这么快就找到治疗的方法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二阶堂佳保里惊愕地越过大村太太看向生田斗真,后者回以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送走了兴奋不已的大村太太,二阶堂佳保里扶着额头坐在了自己椅子上。

 

“这样一个个地治过去……先不说需要多少精神力的问题,这里能做到这样的,也就只有你了吧……”

 

站在一旁的小栗旬挑了下眉。

 

“其实如果只是这样就能根治倒是简单……”生田斗真无奈地笑笑,“这样人工地补充精神力只是暂时的办法,我们得解决精神力流失的原因。”

 

“说得简单……”二阶堂佳保里扫了眼桌子,将上面无用的内科书籍放到了一边。

 

精神力流失,这显然扯到了向导的专业领域,这些应对普通人疑难杂症的内科书籍,此时一点用处都派不上。

 

二阶堂佳保里叹了口气,突然一顿,看向生田斗真,对方维持着惯有的微笑。

 

“你是不是已经找到原因了?”

 

生田斗真歪了下头,调皮道,“你猜?”

 

“自从你恢复的记忆越来越多,能力也随着记忆的恢复越来越强大了之后,我怎么经常觉得你开始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生田斗真眨了眨眼睛,询问地看向小栗旬。

 

【有么?】

 

小栗旬自然地答道。

 

“我觉得你没变,是她太笨了。”

 

二阶堂佳保里目前很想掐死他们。

 

PS部分:

1.所以四万十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地儿。

2.番茄为毛去的是四万十,也是因为那不是个简单的地儿。

3.番茄恢复记忆=完整的番茄=A级向导=叼炸天【完美的等式!】

4.台风来啦!爽爽爽!我最爱狂风暴雨了!睡觉什么的超级舒服!写文都不用听歌了,听雨声风声完全OK!最喜欢的,就是在温暖干燥的室内,坐在藤椅上,翘着脚,喝着红茶,看了一半的书夹着书签放在玻璃小桌上,然后我面带微笑地看着窗外没带伞的行人狼狈地在雨幕中奔跑。【当然这是理想状态,我一般在室内看着别人躲雨就开始莫名兴奋了】如果我没带伞还下大雨的话,我是蹦跳着走回去的,毫不介意被淋湿,还会觉得很爽……【望天】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