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63

反转的最佳搭档63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7.13更新

*【迟开的向日葵】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63

二阶堂佳保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你厉害,行了吧?别卖关子了,原因是啥,快说!”

 

“在对事情进行说明之前,还有个人没到。”

 

二阶堂佳保里看了看生田斗真,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小栗旬。

 

“既然找上我,那说明这件事情我是需要参与的,还有你和他,哨向相关,那么整个四万十的话,就只有另外一个人了。”她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个笑起来能露出两排牙的人,然后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件事上报了么?私自处理不汇报的话也是有问题的吧?”

 

生田斗真和小栗旬互看一眼,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考虑到了,不过要做起来肯定会牵扯到小栗旬寻找生田斗真的任务。

 

小栗旬身上带着任务期间必须佩戴的个人终端,所以他长时间在四万十逗留的事情肯定是中央塔的人都知道的,若上面有心去简单问下,那他通过自己的权力在四万十获得一个虚拟身份的事情,也就能顺利推测出他已经发现了什么线索,但从来没有向上汇报过任何进展……

 

若用这个事件来说明小栗旬为何在四万十停留也是可行,但是,中央塔绝对会让他优先执行带回生田斗真的任务,而派其余的人来执行这里的任务,因为总不见得让哨兵处理精神力流失的问题吧?

 

且不说来的人会怎么看,光说回不回去的问题,又不是私奔,小栗旬和生田斗真总会回去的,但是……

 

说到底,虽然总会回去的,但在这里的日子,多一天也好。

 

但是,虽然多一天也好,可是肩上的责任,才是最重要的。

 

生田斗真对着二阶堂佳保里抬起了左手,后者这才发现对方的手上已经带上了个人终端,这就意味着小栗旬的任务已经成功了一半,而生田斗真也已然处于中央塔的监视之下了。

 

“中央塔的任务书已经下来了。”生田斗真调出终端里的任务书,展示给二阶堂佳保里看,“因为你们没有终端,所以应该是由市政局通知你们的,相信不久那个人就会赶过来了吧。”

 

“可是,你带上终端那不就是……?!”

 

二阶堂佳保里错愕地看着生田斗真,对方没有说话,一如最初见面一般,带着干净爽朗的笑容。

 

小栗旬叹了口气,扯过一把椅子坐到了生田斗真旁边,安抚地用手覆上对方放在膝盖上微微握拳的手。

 

“嗯,我和他之后出完这个任务就要回去了。”

 

二阶堂佳保里说不上心里这种翻涌的情绪是什么,小平丈太郎如此突兀地出现在四万十,然后快速地融入了进来,正当大家也把他当作一份子的时候,没想到他就要离开了。

 

“其余人知道么?你们要离开的事情?”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生田斗真有些心虚地舔了下嘴唇,“其余的人,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大村太太的笑容,如果直接就这么突然和她说了的话……生田斗真记得大村太太的心脏不是很好。

 

二阶堂佳保里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来的时候吓到全市,走的时候惊到全市,丈太郎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体质……】

 

房内陷入一片寂静,三人都各有心思。

 

“那个那个,佳保里,不对,二阶堂医生在哪?……啊,谢谢谢谢!”

 

隔着门都能听到很远外的动静,三人抬头看向房门,门被来人迫不及待地打开,然后他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藤井顺一激动地脸都有些泛红,他从日下哲也那里得到消息之后就一路赶了过来,也是准哨兵年轻力胜,跑了一长串路,说话也不带喘的。

 

“佳保里!你听我说!”

 

然后他看见除了二阶堂佳保里,这里还坐着另外两人。

 

“丈太郎和鸟取先生?”藤井顺一收起了兴奋的情绪,想了想,“麻烦能不能回避一下,我和佳保里有点私事要聊聊。”

 

生田斗真和二阶堂佳保里看到藤井顺一一脸严肃,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

 

藤井顺一眉毛一竖,“我说正经的呢!不是开玩笑!有很重要的事情!“

 

小栗旬淡定地走过去关上了门,然后朝生田斗真点了点头。

 

“人都到齐了,那么就开始吧。”

 

生田斗真笑眯眯地看向摸不着头脑的藤井顺一,友好地伸出手。

 

“顺一,我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这次任务的主攻,向导小平丈太郎。”

 

藤井顺一看着生田斗真伸出的手,身体先于意识地先握了上去。

 

“啊,你好,我是负责协助的准哨兵藤井顺一……”然后他整个人猛地一震,“等等!丈太郎你你你你你前面说了啥?!”

 

陡然拔高的音量让二阶堂佳保里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顺一,你声音小点。”

 

处于混乱状态的藤井顺一听到抱怨后立即消音,嘴张成一个标准的“O”型呆呆地望着生田斗真。

 

“丈太郎,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小栗旬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吭声,可不代表他一点意见都没有。

 

【这人接受能力怎么那么差。】

 

【旬,稍安勿躁啦,顺一只是过度惊讶罢了。】

 

生田斗真无奈地看向藤井顺一,“顺一,你现在应该是向佳保里通知任务的事情吧,而且任务说主副攻会自己过来找你们的吧……“他摊了下手,”看,我和鸟取不是过来了么。“

 

藤井顺一如当机一般傻在了原地。

 

他之前并不是没有听清楚,而一直向往着当上哨兵的他,也查过许多中央塔对外公开的资料,对于任务中的主攻副攻位还是比较理解的,简而言之就是类似于队长和副队长的关系,而他也很清楚,在这个向导十分匮乏的时代,一个任务中能配给一个向导,无论是什么等级的,都是一件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

 

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能看到活生生的向导对于藤井顺一来说已经是显得非常幸福的事情了,所以在他知道二阶堂佳保里回来之后,激动得简直都不知道该怎样和对方搭话。

 

他从市政局的日下哲也对中央塔的的转达中,接到了人生中第一次任务,任务成员有二阶堂佳保里,有他,还有任务负责的主攻副攻,就算主副攻还没找上门来,他都能兴奋地谈上三天三夜。

 

而现在,小平丈太郎居然一脸云淡风轻地告诉说他是任务的主攻,居然还是向导?!

 

【我可是一直把丈太郎当做一个需要照顾的弟弟的啊!】

 

藤井顺一不知道是先激动还是先崩溃。

 

生田斗真没有刻意去查探藤井顺一的精神波,但对方站在自己面前的情绪起伏也太大了,他忍不住就失笑了。

 

二阶堂佳保里和小栗旬同时看向生田斗真,他们是不知道对方究竟在笑什么。

 

“顺一你还是坐下来听我把任务说说吧。再说,我是向导和你把我当弟弟有什么冲突的么?”

 

被看穿的藤井顺一惊愕地看向生田斗真,要说之前的话,还是有点疑惑对方是不是向导,情绪推断是不难,但是能说出自己心里刚刚所想的话,这就是坐实了向导的能力。

 

藤井顺一呆愣着从旁边抽了把椅子来做,人不由自主地朝生田斗真微微倾着,自有个对方是向导的认知,他也能理解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小平丈太郎”的信息素味道对他有莫名的吸引力了。

 

小栗旬看面色不善地看了眼藤井顺一,眉毛一挑,柠檬鸡尾酒味的信息素像是在室内爆炸了一般,藤井顺一顿时被充满敌意的哨兵信息素打了个激灵,他收拾起自己莫名的心绪,觉得自己是有点冲动了。

 

哨兵和向导都有信息素,都有自己不同的气味,但本质还是按照个人能力属性区分开来了,而二阶堂佳保里自己的信息素和小栗旬的可融性实在太低,她表示虽然自己能力弱,可她都快被这浓郁的信息素味给呛死了,她看向坐在旁边的生田斗真,对方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合的样子,还保持着一贯的笑容。

 

想到前几天遇到今井春菜时,对方兴奋到几近于语无伦次一般给她八卦的内容,二阶堂佳保里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

 

生田斗真不着痕迹地瞥了眼想入非非的二阶堂佳保里,他叹了口气,然后清了清嗓子,其余三人立刻看向他。

 

“那么,关于这次任务,我先从精神力流失这点说起……”

 

注释:

1.精神通讯:哨兵与向导在非精神链接情况下都是所谓的“单向通讯”,即向导读懂了哨兵的想法直接作出回应。这种沟通是单向式的,不稳定,一般用于日常生活,任务执行中,精神链接情况下,哨兵和向导属于“双向通讯”,具有极高的稳定性,但依赖于双方的相合程度。向导和向导可以直接“双向通讯”。哨兵渔哨兵之间不能。

 

PS部分:

1. 说实话,关于四万十的任务,有很多细节还没有完全考虑好。类似于,四万十的特别之处,任务的关键人物,每个人起到的作用等等……因为【向日葵】是部比较日常的剧,连BOSS都不给我参考个名字【类似于【魔王】章节的BOSS真中友雄,当然剧情是推翻重建的,只是有部分借鉴原剧】,所以比较麻烦。

2.【63】出来的另外半更,大部分都是在上班时候码的,怕别人看到我不务正业,把WORD窗口调到了最小,自己得保证不打错字,否则显示出来字都是很小的一团,根本看不清,咳咳咳。【上班摸鱼还是很爽的,嗯】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