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64

反转的最佳搭档64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7.23、24更新

*【迟开的向日葵】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64

“精神力的消耗其实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因为支撑我们日常活动的,不只是肉体的身体能量,还有精神能量,这也就是人为什么在精神极度疲惫或者身体极度消耗之下都难以有效行动起来的原因。”

 

生田斗真看了眼一头雾水的藤井顺一和了然点头的二阶堂佳保里,小栗旬虽然是哨兵方向,但在樱咲的时候或多或少接触到过一点相关的知识,所以生田斗真并不担心对方会不理解自己说的是什么。

 

“精神力的消耗可以说是正常的,但是,精神力的流失往往就不是同一件事情了。”

 

很微妙的感觉,在成为向导之后,以前念书时许多需要强行记住的内容现在自然而然地就能理解了,某种意义上生田斗真也算是理解萱岛大树帮他复习的时候那一脸无奈的神情了。

 

“就像是一个原先完整的容器底部多了一个缺口,而精神力从这个缺口里持续地流失,这种非正常的消耗,会加重负担,所以大家会一直觉得犯困,而当自身自然产生的精神力不足以抵消日常的精神力消耗和精神力流失总和的话,就会彻底影响正常的生活,为了保护自身,所以他们都进入了睡眠状态来产生更多的精神力以及降低消耗。”

 

藤井顺一尴尬地举了下手,“……丈太郎,能不能再说一遍,后面没听清楚。”

 

生田斗真望了眼藤井顺一,感觉自己的解释感觉全都白讲了,而后者莫名地觉得对方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同情的成分。

 

“嘛,总而言之,我们要找的是精神力流失的原因。“生田斗真在这里停了下来,“要不你们先猜测一下各种可能性?”

 

“诶?!”藤井顺一瞬间皱紧了眉头,苦思冥想起来。

 

小栗旬看向生田斗真,嘴角带着微妙调笑的弧度。

 

【你让他们这样怎么猜?太顽皮了吧你。】

 

生田斗真没有回答,调皮地眨眨眼。

 

二阶堂佳保里根本就没有去想什么原因,因为对方的口吻已经摆明了他基本知道了答案,她瞅了眼痛苦状抓耳挠腮的藤井顺一,又看了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处于一种微妙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生田斗真和小栗旬两人,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是,大爷,你说的是。“二阶堂佳保里摆摆手,”大爷,我服你了,你行行好吧,就直接说不就得了……“

 

“诶?!丈太郎已经知道了么?”藤井顺一崇敬地看这生田斗真,“果然好厉害啊!“

 

二阶堂佳保里已经无语地就差倒在桌子上了。

 

生田斗真从衣兜里掏出一朵向日葵。

 

二阶堂佳保里的表情非常精彩。

 

“……为什么把向日葵带过来?不对,你干嘛把好好地一朵花给折了?“

 

生田斗真故意卖关子没说,他手一用力,手里的向日葵花猛地一颤,然后从根茎处碎裂开来。

 

二阶堂佳保里和藤井顺一看他毁花,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花夺下,然后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花碎成了晶莹的碎屑从指缝间掉落下去。

 

“这……”

 

二阶堂佳保里闭上眼,皱着眉细细感受着,良久,睁开眼,“这花是纯精神力构成的?”

 

“怎么会!”藤井顺一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这花虽然也不算很多,但是对四万十还是很常见的啊!”

 

“这就是四万十的特别之处了……我猜想这也与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有关。”生田斗真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太过在意,想着四万十让人觉得舒畅的关系是因为这里与普遍的城市感有很大的区别,自从注意到了这花,我才明白这感觉并不是空穴来风。”

 

生田斗真的十指翻转着,凭空又捏了一朵向日葵出来。

 

二阶堂佳保里淡然地看着,她现在觉得什么出现在面前都没什么可以惊讶的了,而藤井顺一讶异得下巴都快要脱臼了。

 

把花整碎了,又凭空捏了一朵……他哨兵的认知完全无法理解向导的世界。

 

“通俗点说法,如果把四万十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些花的养料来源就是精神本源。”生田斗真瞅了眼眼神又开始迷茫起来的藤井顺一,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就是说,这些花都是靠吸收精神力生长起来的。”

 

“那把花全拔了!我出力!很快的!”

 

二阶堂佳保里的视线在藤井顺一和小栗旬身上绕了一圈。

 

【同样都是哨兵方向的,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所以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准哨兵和高级哨兵的区别?】

 

“顺一,这些向日葵只是体现在外部的东西,就算我们全拔了,不根除原因的话,它们还是会长出来的,大家的症状也不会消失,依旧会像现在这样一天天衰弱下去,直到有一天长睡不醒。”生田斗真颇感真诚地朝他们眨眨眼,“顺带一提,其实我们也都是受影响的,不过由于我们特殊的体质问题,精神力储备会比常人多,所以撑的时间也长。”

 

特殊的体质问题?不用多说,当热是指多出的这层哨兵向导的身份。

 

“你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明确说出原因嘛……”二阶堂佳保里无奈地双手抱胸。

 

虽然在当时初见到小栗旬的时候就大约能猜到这个“小平丈太郎”的神秘身份,但习惯了失忆时乐观开朗大大咧咧的他,现在,对于一下子找回了大半记忆的“小平丈太郎”,不论从阅历还是专业知识储备方面都领先了自己不止一点,说实话,二阶堂佳保里在为对方找回自己记忆开心的同时,心里还是有点郁闷的。

 

【总觉得以往两人没啥差距,现在差距一下子拉大了呢,我自己的研究也都还没着落……】

 

情绪微微的低落,又有些不甘,从小到大一如既往的倔脾气可不允许她认输。

 

生田斗真没说啥,倒是先前一直处于围观的小栗旬开口了。

 

“事实上丈太郎一周前就发现了这些花,当时也并没有太过在意,而大家的症状是在之后加剧的,现在的花,已经不仅仅是自然生长,而是刻意吸取了大家的精神力。”他缓缓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很有吸引力,“虽然花只是在表面,但是我们可以顺藤摸瓜。由此,我们需要你们的协助。”

 

一听到“需要协助”,藤井顺一立刻斗志昂扬地聊起了袖子,而二阶堂佳保里只是抬了下眉,她可不像藤井顺一般是个单细胞的热血青年,理性占主导的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提供足够的协助。

 

“力所能及的部分我一定会尽力。”

 

生田斗真感受了二阶堂佳保里的想法,他徐徐开口。

 

“不用太过顾虑,其实本来中央塔是将任务仅派给我和鸟取先生的,但是我考虑到四万十目前的情况,所以向中央塔提出追加了任务的人数。”他阻止了二阶堂佳保里和藤井顺一的发问,“我不知道这事查到后来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在对来者额意图目的完全无法得知的情况之下,保险越多越好,所以,在我和鸟取先生外出的时候,我需要你们来保护四万十的居民们。”

 

“诶?!我们不用和你们一起去么?”藤井顺一听上去有些失落。

 

二阶堂佳保里抵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的确,常理上人们总是忽略了精神损伤引发的后果,而这次的方向也主要是精神力方向的,揪出原因的同时的确伴随着未知的风险,而四万十的居民一时半会也没法把他们转移走……是需要有人在后方支援你们。”

 

听完二阶堂佳保里的分析,藤井顺一理清思绪后也冷静不少,第一次接到任务的他难免会有想要大干一场的欲望,但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所限,而且比起自身,他也更眷恋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一级看着他长大的市民们。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生田斗真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摩挲了一下,“明天晚上。现在先要把村民们聚集到一个地方。大部分人处于昏睡状态,但也会间歇性醒来,我也需要你们做安抚工作,至于聚集起来的原因嘛,这个就交给你们了,不管是活动还是培训什么都可以。”

 

二阶堂佳保里看向藤井顺一,“那先把昏睡的人转移到医院吧,其余还有些清醒的人我们先通知一下。”

 

“办活动什么的我拿手!”藤井顺一笑着竖了个大拇指,“包在我身上。”

 

虽然不是他该负责的部分,但藤井顺一依旧有些好奇。

 

“丈太郎,你们明晚打算怎么做,有计划了没?”

 

生田斗真的嘴边划过一个狡邪的弧度。

 

“秘密。”

 

 

PS部分:

1.栗子说番茄顽皮啊,出自【皮蛋壳康康】,当中番茄把酱汁吃到脸上的那段,栗子吐槽的。

2.因为花是纯精神力的,所以番茄当然能捏出来。

3.番茄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记起来“大部分”,这个我要特意提醒大家一下,因为很重要。

4.最后,恭喜【秘密】杀青23333

 

PPS部分:

为何是在这么早的时候发了,因为是上班摸鱼的时候写完的【咳咳咳】

评论(1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