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66

反转的最佳搭档66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8.13开始写,8.18写完更新

*【迟开的向日葵】剧情(夹杂【脑男】)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66

生田斗真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奇妙的感觉。

 

入陶大威和他就如同在同一师父手下教出的师兄弟一般,不仅在两人对精神力的使用技巧方面,连应对技巧都如出一辙。

 

而且非常巧合的是,两人精神力的颜色都相差无几。

 

【究竟是谁教我的呢?】

 

生田斗真一边思考者,一边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个圈挡住了对方扔来的精神力刀。

 

越是使劲想,越是想不起来,自己的精神力技能绝对不是凭空习来的,不是在樱咲,更不可能是在全是哨兵的杰尼斯,而这个疑问,很有可能能在对方身上得到答案。

 

【他一定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

 

入陶大威分出的另一个身体则是专门用来对抗小栗旬的,他将自己的一小部分意识注入分身中,并催动着建立了精神链接提升了战斗力。

 

小栗旬此刻并没有与生田斗真建立链接,目前的情况还不至于,因为进入精神链接后对于向导的精神力消耗也会加速,也需要适当使用。

 

【这种感觉……】

 

小栗旬左脚脚尖点地,一个侧翻躲过对面掷来的飞刀,每个人战斗的习惯和应对方法尽管受过相同的训练,也都会有所区别。

 

很熟悉,但又觉得很陌生。

 

这就是小栗旬此时的感受,哨兵的直觉通常是不会出错的,而为何会让他产生这种感觉,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不是很想知道答案了。

 

不仅是自己对于对方的招数套路有所了解,对方对于自己也并不是一无所知。

 

【这种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思维发散出去的生田斗真一个晃神,对面发来的攻击来不及建立精神屏障阻拦,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强行迎上去,双方精神力接触的一刹那,有零碎的片段突然在眼前炸了开来。

 

极素极简的白色长袖,黑色微卷的头发,坐在他脚边埋着头的似乎正是自己,那人好像说了什么,生田斗真“看见”自己摇了摇头。

 

【……谁?】

 

手突然被抬了起来,有人正抓着自己的手,生田斗真想回头却没有回头,只能看着那人引领着自己的指尖在空中划出一个红色的精神力圈。

 

【谁?】

 

从鼻尖和喉咙泛上来的酸涩和梗咽感,连生田斗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有想哭的冲动,他不再防御来自入陶大威的攻击,甚至自己主动迎了上去,精神系的攻击并不会像物理攻击一般对身体形成明显的伤害,但是强烈的精神攻击还是让生田斗真毫无防御的身体难以承受,他的嘴角渐渐沁出了血迹,可他犹如毫无察觉一般,只是固执而贪恋地伸手去触碰对面发来的精神力。

 

那人的侧脸很好看,可嘴角总是略微向下,有点冷冰冰的。

 

【是谁?!】

 

最后闪过的片段,生田斗真看见了那人的正脸,和自己一模一样,而向来让人觉得带着寒意的表情突然生动了起来,犹如春暖花开之际冰雪消融一般。

 

【斗真,再见。】

 

有个名字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嘴边。

 

【……铃木一郎……】

 

“斗真!!”

 

生田斗真被小栗旬的一声怒吼惊醒过来,他恍惚地看向对方,小栗旬一手抱着他护在自己怀里,另一手拿着短刀艰难地和对方僵持着,身前竖起的精神屏障摇摇欲坠,小栗旬的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致,苍白到了没有一丝血色。

 

他还没来得及问小栗旬有没有事,结果对方率先开口问了他。

 

生田斗真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这才意识到泪水正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流出来,他胡乱地举起手来用袖子抹了两把。

 

“嗯,没事。”

 

生田斗真看向对面,虽然压制着自己这边,但入陶大威的攻击强度此刻也低了不少,像是在故意放水一般。

 

【入陶大威……铃木一郎……难道是故意的……?】生田斗真皱眉。【“等你好久了”“我是你的”……这是在暗示我这一切都是很早就安排好的么?】

 

生田斗真反握住小栗旬的手腕,将自己的精神力分享了一部分给对方。

 

由于精神力消耗巨大而产生的头痛感被逐渐抚平,生田斗真的精神力似乎天生带着柔和镇定的作用,让小栗旬不由得放松了精神松了口气,可是过会,又隐隐感受到了一阵燥热,他舔了舔嘴唇,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正在沉思的生田斗真并没有察觉到小栗旬微妙的变化,一心旨在从蛛丝马迹中判断入陶大威这番作为的用意,他抬眼看向对方,入陶大威也微微仰着头看向他。

 

【如果没记错的话,一郎当时消失的时候,似乎也是那么大……】

 

“一郎?”

 

小栗旬一惊。

 

入陶大威似乎也料想到了生田斗真的这般反应,并没有什么额外的惊讶,“入陶大威是铃木一郎。”他顿了顿,“但铃木一郎不是入陶大威。”

 

生田斗真眉毛一挑,这种说话风格的确是铃木一郎无误,他当时可被这个坑得甚惨。

 

【他是一郎,但一郎不是他……?】

 

生田斗真瞬间想起了以前文化课的时候,学习数学集合时包含不包含、属于不属于的问题,在纠结了一会儿后,他终于理清了思路。

 

【入陶大威是一郎的一部分?】

 

他盯着入陶大威看了许久。

 

【一郎是想通过他向我传达什么么?不过托他的福,关于一郎的事情我倒是都想起来了,旬对我隐瞒的也应该就是这个了,不,旬不会向我隐瞒这方面的事,是问了大树或者蝶野先生的意见么?总感觉缺失的记忆,应该就是这部分了吧,不过,之前大树说过精神图景的事情是不会记得的,就像当初小大那样,可是……这难道是一郎的记忆?】

 

眼前出现的是与铃木一郎似是而非的入陶大威,生田斗真只觉得脑子里的问号更多了。

 

“打败我,然后你就能知道一切了。”

 

“为什么要执着于‘打败你’的这一个条件?”

 

小栗旬也理清了思路,他尤为不解,以他认知中的铃木一郎,是绝对不会给生田斗真使那么大一个绊子的,其中肯定还有原因。

 

入陶大威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小栗旬,“只要打败我的话,就能知道了。”

 

【……这也是当初和他谈的条件。】

 

对于生田斗真,入陶大威也有很多事情想要和盘托出,然而有的事情,他也不能说。

 

生田斗真的眼眸闪了闪,双方的实力不相上下,然而此时己方也受了伤,长时间的对峙想必不会有什么尽如人意的结果。

 

【那么只有……】

 

他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

 

【……这难道也是对方的目的之一?一郎不会这样不明不白强制性地让我去做一件事,那么,还有别的人参与……?谁?】

 

生田斗真顿觉一阵心慌,下一秒,却又放下心来。

 

【既然是一郎也应允的,应该对我们也是有益而无害的……吧……】

 

“斗真?”注意到生田斗真又有些出神的状态,小栗旬挥退对方,撤到了生田斗真身边。

 

“旬……”

 

“嗯?”

 

“精神链接吧。”生田斗真无意识地舔了下嘴角,“尽快解决了。”

 

“链接?”小栗旬微微皱眉,“斗真……”

 

生田斗真点点头,“嗯,之前的事情我当然没有忘,这次的话,想必我们没有链接的话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小栗旬一头雾水,对方的目的和他们精神链接难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不过虽然没有明白其中的关联,但是既然生田斗真都这样认为了,那肯定是有他的道理,他就配合着照做就好了。

 

不同于之前,这次链接非常顺利,顺利到让人不由得感到吃惊。

 

透过精神链接,生田斗真和小栗旬的各方感受都相互联动了起来,他们的精神触角相互纠缠着,更近似于嬉闹的状态,将彼此的精神力共享,融合。

 

不过随着能力大幅度提升的同时,一种奇异的灼烧感从小腹慢慢向上延生,相较于小栗旬,对精神力敏感的生田斗真受到的影响更为剧烈,他脚下一软,幸好小栗旬及时扶住他,否则肯定会毫无形象地跌坐在地。

 

双方互看一眼,眼底的欲望正狂躁地翻滚着。

 

结合热。

 

之前的精神链接事故终于找到了原因。

 

生田斗真尴尬地舔了舔嘴唇,还没来得及说啥,就被眼神一暗的小栗旬抓着吻了上去,他赶紧通过精神力让对方暂时镇定下来。

 

喘着粗气靠在小栗旬肩上,生田斗真半眯着的眼睛配上通红的脸颊说不出的诱惑,他朝小栗旬示意了一下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入陶大威,对方对于战场上这突如其来的发展显得非常淡定,似乎认定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真是被他们给耍了。】

 

生田斗真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慵懒地朝小栗旬笑了笑。

 

“灭了他,然后我们解决我们的问题。”

 

PS部分:

1.之前番茄都是从一郎对他的角度考虑的,最后的却是【应该对我们】,入陶大威他们和别人谈的条件里,可不仅仅是针对番茄的,还把栗子也算进去了。这是很大的一盘棋,牵涉的人,嗯,不算多,但势力挺多的。

2.【被他们给耍了】。这个【他们】,人数略多,包括大树、蝶野、入陶大威、一郎、一郎的合作者【均为旬斗结合热知情者】。

 


发布时说的废话:隔的时间长我自己都容易忘,入陶大威和铃木一郎的关系之后会说清楚的,这个和一郎谈条件的【别人】,正文暂时不会揭露身份,但是谈的条件牵涉的比较多,至于为什么一郎会谈,有多种原因考虑,慢慢就懂了,是会影响后续发展的。

 

评论(3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