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73

反转的最佳搭档73

【小栗旬X生田斗真 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2016.04.09/10写

*【迷之设局人】与【无间双龙】剧情过渡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最近非常忙碌的夕叛酱

 

♠73

随着生田斗真和小栗旬的回归,原先计划中的樱咲反馈汇报活动也在预计时间推迟几天后拉下了帷幕。

 

生田斗真站在吵吵嚷嚷着分别的人群中,分外感慨。

 

【大家……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呢……】

 

“别露出那么伤心的表情出来嘛~”

 

萱岛大树从背后搂住看着大家发愣的生田斗真,后者微微侧脸看向对方,微微笑了笑。

 

“大树你也是,就这样靠上来不怕被打么?”

 

萱岛大树愣了一下,感受到了突然朝自己冲来的精神体,他施施然松手,像背后长眼一般躲过了小栗旬正打算掰开他的手,他回过身,无奈地举起自己的双手表示投降。

 

“唔啊,可怕可怕~”

 

“你们几个在那里叽叽歪歪什么呢。”中央千里在另一边招呼,“快点过来,难波学长说一起拍个照片做纪念来着。”

 

“千里你就整天难波学长长难波学长短的,”萱岛大树一边抱怨着,一百年在没有人看见的角度轻轻拍了拍生田斗真的肩膀,与他擦身而过,“说起来你和难波学长到底有没有戏啊?”

 

【回杰尼斯之后一定要多加小心啊,秀一。】

 

生田斗真眼眸闪了闪,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我会的。】

 

小栗旬走到生田斗真的身边,看着萱岛大树因为出言调戏而中央千里掐住了脖子不断求饶的背影。

 

【旬,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小栗旬没有转头去看生田斗真,只是悄悄伸手拉住了同样朝他身侧靠近的生田斗真的手。

 

【我想说什么?】

 

【大树前面说的是你之前一直都想和我说的吧,只不过顾虑到我的想法,所以没好意思让我以一种戒备的姿态去面对那些杰尼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朋友。】生田斗真屈起手指,轻轻在小栗旬的掌心挠了挠。【旬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小栗旬一把握住了在他手心乱挠的手指,被一语道破的他有些窘迫。

 

【啧,啰嗦。】

 

【哈哈哈,旬你是在害羞么,好难得啊~】

 

【闭嘴!】

……

 

杰尼斯的大会议室里,气氛沉重。

 

喜多川扩交握着双手置于桌上,面色沉静地看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黑发青年,对方姿势随意地倚靠在椅背上,脸上势在必得的笑容让喜爷爷不由得内心有些烦躁。

 

“你是在威胁我么?”

 

黑发青年好整以暇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嘴角的弧度并没有消失,可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前辈你言重了,晚辈并不是在威胁你。”

 

喜多川扩眯了眯眼。

 

“对于这件事,我只是通知你。”

 

喜多川扩的手指紧了紧,他垂目看向放在自己面前已经被翻开的资料本,第一页的右上角贴着一张证件照,而这个人,他并不陌生。

 

【斗真这孩子……】

 

照理来说,生田斗真资料未更新前是杰尼斯的准哨兵,即使是他之后出乎众人意料成为了一名向导,那也理应归属于杰尼斯之下,而现在这份资料……

 

他皱着眉看着这本资料,证件照上已经被打上了中央塔向导处的钢印,让他觉得尤为扎眼,在没有完成必要程序上的交接就已经把生田斗真划入了中央塔的管辖范围,喜多川扩有种被冒犯的感觉,他抬眼看向黑发青年,面色不善。

 

“说实话,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就盯上他的。”

 

即使退役多年,喜多川扩散发出来的杀气和威势也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随着心绪的沉淀让人越发觉得深不可测。

 

黑发青年从容不迫,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一半,轻轻笑了笑。

 

“哪有什么盯上不盯上的,前辈你想多了,中央塔高层的决定而已,我只是负责过来通知这件事情的罢了。”他顿了顿,“前辈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呵,明人不说暗话,这里也没有别的人。”喜多川扩的指关节敲了敲面前的资料,除了被打开的生田斗真的那份,另一份的封面写着“小栗旬”的名字,“私下结合的处理办法就是这个?况且……你以为我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年轻人,不要太小瞧人了。”

 

他猛然一放被自己压制的杀气。

 

黑发青年眉头一沉,出于本能他迅速地竖起精神屏障,精神力也受到了杀气的影响而蠢蠢欲动。

 

【纯粹的杀气,可是他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黑发青年端正了坐姿,他想他可能有些大意了,对方虽然已经退役多年,但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双方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

 

终究还是喜多川扩先收了手。

 

“……事到如今我再追根究底也无济于事了,毕竟事情就摆在这里,而且又是中央塔出的决定,想要违抗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他扶着额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认真地看向对面的黑发青年,“中央塔会派你过来,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这事情里面肯定有你掺和。我不知道你对斗真究竟是什么想法、怀着什么目的,但我要告诉你……”

 

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厉。

 

“如果你胆敢伤害他,你就要做好整个杰尼斯对抗中央塔的准备。”

 

黑发青年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随即缓和了表情。

 

“这点请放心前辈,就算我敢亏待他,某人估计会立刻弄死我的。”

 

喜多川扩对他口中的“某人”一词皱了下眉,不过也没有深究的意思。

 

“那么就这样说好了,之后的交接麻烦还要前辈给安排,对外的说法会由我们中央塔负责。樱咲的反馈活动已经结束了,估计生田君过几个小时就会回来,还要麻烦前辈多多照顾,毕竟,杰尼斯是哨兵的巢穴不是么?”黑发青年接过喜多川扩扔回给他的资料,淡然起身。

 

喜多川扩思考了一下。

 

“必要的话,对内我会让几个人知道下实情。”

 

黑发青年看向喜多川扩,眨眨眼,“全凭前辈定夺,不要传出去就好。”

 

他把资料夹在臂下,朝喜多川扩微微一鞠躬,然后打开了会议室的门,站在门口负责戒备的中央塔哨兵看见他出来,点了点头。

 

“院长。”

 

黑发青年微微一顿,哨兵顿时感受到自己的脑海内一阵针扎的痛楚,他下意识地弯腰,还未来得及抱头呻吟,痛楚又很快散去,不留一丝痕迹,让人怀疑是不是刹那间的错觉,可是额角冒出的冷汗又提醒着这是切切实实的真实。

 

“这是惩罚。”黑发青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年轻的哨兵,“我记得我说过出门在外不要用职务称呼我。”

 

“对……对不起……”

 

年轻的哨兵几步跟上黑发青年,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方的背影,将刚才瞬间产生的恐惧压在心底。

 

【这个人不好惹……】

 

察觉到哨兵思想的黑发青年瞥了眼对方,没有说话。

 

【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大。还是快点回去吧,之前和那个人约了做实验,如果迟到的话想必又要被冷嘲热讽了,说起来……他冷嘲倒是会了,热讽呢?】

 

依旧坐在会议室里的喜多川扩看着对面被挪开的椅子,心中喃喃着对方的名字。

 

【雨点……】

 

他想了想,按下了墙面上的通讯器。

 

“是,这里是大野智。”

 

“大野智,你们岚团来次会议室,开个小会。”

 

“是,我马上通知团员。”

 

短暂的通讯结束,喜多川扩有些伤脑筋地揉了揉额角。

 

【这群孩子会伤心的吧,该怎样说好呢……】

 

 

PS部分:

1.其实我估计很多人都看出来这文基本的事情都讲完了,除了一个结局还没出而已。最近很忙,这篇文我会在不流水账的情况下有空尽快完结掉,每章也就不会强行凑3k字了,2500+基本都会有的,短也不会太短。

2.所以【幕后黑手】的名字我已经直接写了,就是【雨点】。话说,如果读者们还不知道是谁,我就买块豆腐撞死我自己……不过,旬斗党们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挺正常。

3.最后喜多川说会伤心,是因为A团之前全交了和斗真匹配的申请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微博:夕叛_宇智波骨科患者


求关注~

如果LO收不到更新消息也可以看微博得知~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