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叛

全职方王+MHA爆轰+A团蓝担+旬斗。

一个喜欢画画的写手(*σ´∀`)σ

更新模式:图文混杂+CP混杂。

【旬斗 RPS AU 哨向】反转的最佳搭档80

反转的最佳搭档80

【小栗旬X生田斗真旬斗 RPS AU 哨兵向导】

                                    

*2017.2.7/3.5/3.7/4.17更新

*【无间双龙】剧情

*喜欢文的亲,请点赞或者关注我让我看到支持,谢谢_(:3)∠)_

*拖了那么久我也是可以的……

*完结倒数第二章

 

 

♠80

日比野美月一直觉得在哨向的关系中,哨兵总是显得更为强势一些,不仅是身体素质的关系,越是优秀的哨兵,就越容易生成一种浑然天成的霸道气场,而身处这气场中的向导,说得好听点叫做辅助,说得难听点只是个用来增幅的工具。

 

【如果不是向导的数量实在太过稀少,现在的局面很有可能是完全另外的一副样子。】

 

她思考过很多,诸如如果哨兵和向导的数量对等,最大的可能是能力强的哨兵来挑挑拣拣向导,而不是现在给向导挑挑拣拣哨兵,毕竟,如果本身能力不行,增幅再大也没啥大用,而本身能力足够,增幅小或者不需要依靠增幅也足够强大。

 

她把这番疑惑说给她的便宜老师龙崎郁夫的时候,对方只是微微扯了扯嘴角。

 

这个略微嘲讽的表情有些令日比野美月不满,听说这个人似乎很厉害她才屈尊纡贵地以一个哨兵的身份在一个向导名下“实习”,可除了大堆大堆的资料翻来覆去地看,也没什么更多实践的内容啊!

 

这一周内积压的不满有些压不住地爆发开来,她把手里的资料往旁边重重一放,人站到了生田斗真面前。

 

生田斗真似乎早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一丝不苟地将手里的资料叠好,挑了挑眉。

 

“干嘛?”

 

日比野美月抿着嘴没有说话,反倒是一旁听到动静的好几个人凑了过来。

 

“揍一顿就听话了嘿嘿嘿!”

 

“对啊,这个时代还是谁拳头硬谁是老大啊!”

 

日比野美月撇过头瞅了他们一眼,皱了皱眉,在她的概念里,向导是需要哨兵保护的。

 

那几个人看到日比野美月的眼神,反而感觉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更加乐不可支起来。

 

生田斗真挥手让那些好事的家伙旁边去待着,自己无奈地看着面前明显是年轻气盛所以略微有些自负的日比野美月。

 

“让你看资料是学习处理应急事件的处理办法,很多时候麻烦不是靠武力解决的,至于你说哨向间关系的平衡嘛,我估计我说什么你以前还没遇到过厉害的向导之类的,你也肯定当我只是糊弄你……”他摊了摊手,“虽然我不主张用太暴力的手段,但的确这样比较快。”

 

察觉到了对方一举一动中透露出的随意与不言而喻的自信,日比野美月皱着眉不是很认同地看着生田斗真。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

 

生田斗真眯起眼睛给了对方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

 

脑内像是有无数的音符突然炸裂开来,受了一击的胸口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沉郁感,眼前蓦然一黑,跪倒在地。

 

失去了焦距的双眸对不准自己支撑在地上的双手,日比野美月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败落得如此迅速而且毫无回转之地。

 

【怎……怎么会……】

 

生田斗真无奈地看着愤愤捶地的日比野美月,好心想把她拉起来,却被对方挥开了手。

 

“我下次绝对……绝对会打败你的!”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生田斗真谨慎地散出自己的精神波,轻轻地安抚对方,“你的个人能力相当的出类拔萃,但是,个人的自我意识太强,如果太掉以轻心的话,很容易栽。你的精神力是强,但精神力屏障并不是不能打破的,而被完全打破的后果,我想你最好还是不要经历比较好。”

 

一股外来的清凉感席卷而来,让本来被尖锐的疼痛感折磨的脑部逐渐放松下来,日比野美月轻轻喘着气,回想起刚才自己信心满满的精神力屏障被轻而易举击出裂痕的情景,不由得有些心惊。

 

对方显然是照顾她留了力的,她很清楚,而正是这份清楚,让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感。

 

“个人的力量总归是有限的,哨向则是相辅相成的,两个人在一起发挥的很有可能不仅仅是1+1=2那么简单。”

 

日比野美月盯着生田斗真看了半响,视线逐渐转到了对方带着戒指的左手。

 

“我承认你的强大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我现在倒是好奇你的哨兵究竟是谁……”能治得住你……

 

生田斗真察觉到日比野美月没说话的下句,突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过几天就会见到了。”

 

……

 

小栗旬这几天很不爽,相当不爽。

 

第一个不爽的原因,是好不容易迎来了假期,结果他又被临时的外勤任务喊了出去,居然还是个单人任务。

 

想起临走前生田斗真颇具幸灾乐祸的笑容,他就有种想把对方拎过来揍屁股的想法。

 

第二个不爽的原因……

 

小栗旬磨磨牙,一个走神,用力大了点,只听疙咯嗒一声,刚被他抓住的犯人好像肩膀被他扯脱臼了。

 

他啧了一声,用力一掰,强行复位,被一扯一掰给弄得疼到不行的犯人介于实在是打不过对方,只能咬咬牙将可能示弱的呻吟声通通吞进肚子里去。

 

【旬,我收了个很有意思的见习生。】

 

【……见习生?】

 

【半强迫性质的,后援的三岛课长用五天双人假期和我做交易的。】

 

【五天双人假期?可以。不亏。不过你我也算是新人吧,这就让你带见习生了?】

 

【还不是别人都不愿搭理嘛,不过蝶野老师都开口向别人推荐了我也不能推脱不是么。】

 

【嗯。不过为什么新人小向导不放去向导部给弄到联合作战课当见习生?】

 

【据说是刚毕业的直属学院的优秀生,应该是为了以后做打算吧,不知道上面的意思。顺带,不是向导,是哨兵。】

 

回想起那通电话,小栗旬就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就几天出个外勤任务,自家向导身边就多了个乳臭味干的小哨兵?!

 

【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就是有点固执呵呵呵。】

 

女的?男的女的都不行!动物也不行!

 

小栗旬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的血压蹭蹭蹭往上飙。

 

自那通电话之后,他加快了任务的进行速度,提早抓住了犯人,当然,手段比较粗暴。

 

被特制的绳子五花大绑的犯人很快被移交给了相关机构,对方的人还没来得及请小栗旬喝杯茶表达一下感谢,小栗旬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中央塔。

 

自战败之后,日比野美月也逐渐抛去了些微的不满和成见,开始全心全意地跟着生田斗真学习,那种狂热地奋发向上的情绪有时候让生田斗真都有些招架不住,他没法子,本来只是想顺便带下新人,结果也只能开始认认真真地教。

 

日比野美月抱着茶杯坐在一边,在听着讲解的同时偷偷打量着生田斗真认真的侧脸。

 

随意中透露着自信、强大却又不妄自菲薄、而当整个人打开开关的一刹那,那种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感觉……

 

日比野美月不得不承认,几日的相处让她更了解了对方,而这份了解让她萌发了一种微妙的情感,但每每看到对方无名指上的戒指,却让她感到了莫大的失望。

 

【如果他是我的向导该多好。】

 

偶尔会有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眨眨眼,将这个想法按捺下来。

 

小栗旬顺着链接的感应找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俊朗的青年微微低头在说着什么,柔软而微微卷曲的发丝垂荡下来,略微有些遮眼,较长的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轻轻颤着。一旁的女子默默地抱着茶杯,随着青年手指在纸张上划过的动作而略微调整着倾听的姿态,手指勾起调皮滑落的发丝,优雅地别于而后,她间歇会将视线偷偷转移到正在讲解的青年脸上,而后悄悄抿一口杯中的茶水。

 

大约放别人眼里,只有四个字。

 

郎才女貌。

 

放小栗旬眼里,也只有四个字。

 

【真是碍眼!】

 

日比野美月正认真地看着资料,突然光源就被挡了,她有些不满抬头的同时,也在心惊自己根本就没有发觉对方是什么时候接近的。

 

“回来得挺早,伴手礼呢?”

 

生田斗真头也没抬,直接朝身后人伸出了手。

 

“忘了。”

 

听到回答,生田斗真略微挑眉,收回手,干脆无视对方继续给日比野美月讲解着。

 

日比野美月看了眼生田斗真,又转头看了眼背后脸色一下子阴下来的高大青年。

 

“等等,龙崎……”

 

日比野美月劝阻的话语还没说完,一只手“嘭”一声拍到了她的桌前,她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那个来路不明的人。

 

“多说无用,单挑。”

 

小栗旬这几个字就是从牙缝里一个个蹦出来的。

 

 

 

PS部分:

  1. 【无间】的剧情被我拖成这样是因为我卡文了,卡文的问题是因为我写完小大番外后回到正文,发现小大番外之前的那篇正文就已经可以算作完结了,然而我错过了说它是完结章的重要时间点……

  2. 这章我今天打开的时候才发现,不是没写完,是我忘发了我果然是傻子……

  3. 下章完结章。

  4. 因为我突然收获了完结的灵感,可喜可贺,可口可乐。拖到现在才要完结估计好多人都忘了咳咳咳,不过之前的也可以算作完结啦所以问题不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9)

热度(52)